马车轱辘旋转的声音中。李鸿儒硬实着脸皮,就提问王福畴的盘问。王福畴难免还探讨到了自己提供更多的《占火要诀》,虽然李鸿儒提问整体表现普普通通,远也没到想像中魔头的地步。对一个极具天资的平民修佛者而言,这进度而已通常。王福畴将诸多心思放到这个学生身上,满李鸿儒硬挺着脸皮,开始回答王福畴的盘问。。...

马车轱辘转动的声音中。

李鸿儒硬挺着脸皮,开始回答王福畴的盘问。

王福畴不免还讨论到了自己提供的《占火要诀》,但是李鸿儒问答表现普通,远没有到想象中妖孽的地步。

对一个极具天资的平民修行者而言,这进度只是一般。

王福畴将诸多心思放在这个学生身上,满怀希望之时,只觉自己不免也有点小失望。

半响,他又想到李鸿儒的身份,还有太学诸多要学的新知识,最终又接受了下来。

时间还短,日后也很长。

修炼岁月漫长,不急于这一时定成败,是他太过于心焦了。

但凡心中太过于有着期盼,便不免有失望。

王福畴尽量调整了一番自己的心态。

“老师,我们文人没什么锻炼身体的方法吗?”

李鸿儒看着自己病娇无力的身躯,这只是寻常少年的身体,相较于练武者而言,他身体的强度确实相当废。

修炼剑术并没有让他身体变强。

只是在他身体的基础上,让他拥有了熟练释放追风十三剑的能力。

就像修炼瑜伽,再如何修炼,瘦子依旧是瘦子,胖子依旧是胖子,充其量只是一个柔软的瘦子和一个柔软的胖子而已。

拥有剑术的能力,但身体难以发挥剑术的强悍。

李鸿儒此时的剑术水准远较李旦要强,但若双方进行切磋,李鸿儒觉得数个回合后自己必败。

遭遇以力破巧或同归于尽的打法下,只需刀剑相交错,他的长剑便可能被磕飞,也可能同样惨死。

轻量级再如何灵巧和具备技击手段,只需遭遇重量级选手一记有效的反打,便难于翻身。

李鸿儒此时也是这种情况。

而且李鸿儒放眼过去,太学之中所见皆是体弱的文人,身体与常人无异。

一个裴聂就搅得太学难以安宁。

文人修炼的缺陷似乎太大了。

若文人具备身体修行的方法,李鸿儒觉得诸多大世家子弟没可能不去做修炼。

便是王福畴等人,身体也只是较之常人强壮一些,难有特殊可言。

“文人运筹帷幄,强大者可决胜于千里之外,修炼身体……”

王福畴沉思了一下,才继续说下来。

“人这一生过于短暂,而身体气血又伴随年龄有着变化,年岁越大修炼难度越高。”

“不是文人不修炼身体,而是我们难以兼顾两者,更难有融合文武之力。”

“文人专注于元神威能的衍化,而武者专注于肉体与元神的融合。”

“若不加以区分,武者的修炼术就是我们锻炼身体的方法。”

他理念属于儒道至高,但教育公正,不夸高自身,也不贬低其他,能看得到长处,也能正式短板。

“袁学真说你可能要拜裴聂做老大?莫非你是想随着裴聂学两手?”

袁博士的学生属于太学公敌,但王博士觉得自己学生也没落好,居然跑去当了小弟,这确实让他很没面子。

“您真是什么都知道啊!”

李鸿儒咧嘴。

若非王福畴对他太上心了,那就是袁学真太会打小报告了。

“祝青桐那日将我哥在武馆除名,慑于您的威名,祝氏剑堂的馆长祝青山当晚就赶到了我们家中……”

李鸿儒倒也没有隐瞒,将《追风十三剑》的由来说了一遍。

他还稍微提及了这套剑法的一些精妙。

若不遭遇针对性的打法,大成的追风十三剑具备不菲的威能,可以极为快速的击杀对手。

“你闲暇之时可以练练剑,武者是炼体,咱们是养身,需要适可而止!”

王福畴也不阻止李鸿儒练剑,只是提及需要注意修行选择,莫要主次不分。

待得李鸿儒连连点头,这才满意下来。

马车从街道中穿梭而行,渐渐进入到外城区。

此时已经能闻到人声鼎沸,也伴随着各种乐器的送行。

唐皇此番的送行已经出了长安城。

大概是深受这数天围观玄奘圣僧水泄不通的烦恼,送行很浓重,但又并非通知朝廷上下人人参与。

便是王福畴这个等阶的官员都晚来了一步。

此时长安城外车辆颇多,后方又有诸多平民过来凑热闹,李鸿儒揭开车帘,他已经能看到远处的龙辇。

在龙辇的前方,是一群群朝廷重要文武大臣。

又有一僧、两侍从、一白马在最前方缓缓前行。

“他真要去了!”

送行终有一别。

李鸿儒等人赶到之时,只能在车队看到最末端的情况。

他与王福畴下了车,待得走上数分钟,前方的僧人已经上了白马。

这也让诸多的人止下了脚步,纷纷大呼“三藏圣僧一路平安”“玄奘圣僧一路走好”。

“他只不过是常人,擅长一些皮毛的佛法,如何走过这万水千山,去取得释家的真经。”

李鸿儒说上一句,王福畴也皱眉说上一句。

他觉得陈祎此行更像是找死。

身体不具备降龙伏虎的力量,元神又未显化出。

这充其量只是较之李鸿儒强出一些。

若是遭遇猛虎,就算西天秘境的大能愿意出手相助,慢慢念动经文请求相助时,也够猛虎吃个一两遍了。

“只要心恒远,终会达到那彼岸吧!”

李鸿儒回上了一声。

大唐朝中此时难有安身之地,陈祎外出躲一躲也很好。

这样可以免了聚众围观的热潮,也能避免游走在钢丝边缘。

而且陈祎此行只怕是如那苦行僧一样,会做长远的苦修,这或许能让他摸清楚自身,或破除妄念,或拯救自身。

对陈祎而言,这确实是一趟九死一生之旅。

但心中有求生之念,这路再艰难也会前行。

“恒远!”

“老师,那真经是什么?很厉害的释家修行秘籍?是真传的秘籍?”

王福畴刚嘀咕一句,便听李鸿儒一个三连问甩了过来。

这是一个问题十足的学生。

只是他也不清楚这些问题。

他哪能知道西天秘境有什么真传的秘籍。

万佛之祖真能看在唐皇派遣弟弟的诚心上赠予真经?

唐皇如何解决身上的死气?

靠国运镇压?

还是靠陈祎?

为何将重宝压到了陈祎的身上?

这幕后是否是唐皇和万佛之祖默契下的配合?

两方大佬隔空合作,仙庭会有什么反应?

王福畴想想就觉得脑壳疼,一时难以猜测君王的心思。

但李鸿儒的心思是很好猜测了。

他此行还要顺道敲打敲打这小心思诸多的学生。

又是家境贫困,又是对武者修炼有兴趣,又要修炼文人的手段。

李鸿儒简直贪多到了无止境的地步。

贪多的人没几个有大成就。

东一榔头,西一榔头,到最终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他对李鸿儒下了一些学习任务的要求。

顿时让李鸿儒一脸的苦水就浮现了出来。

“你好生修行一番,若是具备一些真本事,到时也有机会被征调去建功立业。”

李鸿儒对建功立业入朝廷职位没多少兴趣。

但王福畴说建功立业就是挣家底,这倒是让李鸿儒提神了许多。

书评(192)

我要评论
  • 在游戏&落到转

    李鸿儒怀疑此前的自己就是熬夜修仙肝死在游戏中,才落到转世投胎的下场。

  • “易之&,有地

    “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

  • “龙王&,谁叫

    “龙王不属于朝廷,但咱们也没长臂管辖,谁叫他在我们地盘上犯事了,弄得天怒人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