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侯应谦和杜构提供更多的消息中,边疆之地有着重大事件外患。李鸿儒年岁颇小,对大唐帝国早前深入了解不深。但对王福畴三人而言,汗国的强悍深入人心。汗国最强势之时,从大唐帝国边界长驱直入,打到了长安外城之下。这是大唐帝国的邻国,是一桩大祸患。从本朝就,两国就纠缠不休不李鸿儒年岁颇小,对大唐此前了解不深。。...

在侯应谦和杜构提供的消息中,边疆之地有着重大外患。

李鸿儒年岁颇小,对大唐此前了解不深。

但对王福畴等人而言,汗国的强大深入人心。

汗国最为强势之时,从大唐边界长驱直入,打到了长安外城之下。

这是大唐的邻国,也是一桩大祸患。

从前朝开始,两国就纠缠不清,分分合合打打闹闹没停过。

待得前朝覆灭,残留余党入了汗国,对立之势也越来越强。

“汗国人擅长融合妖物的力量。”

王福畴看了李鸿儒一样,还特意指了指李鸿儒的嘴巴,这让李鸿儒颇为羞赧。

“他们作战能力强大又诡异,数年来难于针对。”

“他们不在乎自己变成妖人吗?”

只是想想军团大规模具备妖物的力量,李鸿儒就能猜测到有数量不菲的人会失控。

让身体具备妖物力量的原理极为类似树木嫁接。

植入原身体没有的能力,也逐步适应妖力,培养壮大到自身熟练运用。

但人与人不同,又有不同妖物力量的选择,出现排斥,出现不稳定失控的现象会频出。

“失控的妖人也是他们的作战力量”王福畴低声道:“他们会将妖人如同野兽一样驯服,用来充当交战时的敢死队。”

不同国度显然有不同的文化,也有各种不同强大的方式。

思及梨花提及的妖国,李鸿儒心下有了几分了然。

若举国上下都是如此,确实可以称之为妖国了。

从王福畴这儿,李鸿儒还得知了汗国属于游牧一族,喜欢蓄养牲畜。

平常尚还好,可以四处赶着牛羊吃草。

一旦爆发旱灾,牛羊难以维持生活,这些人便会宰掉大量牛羊,而后南下四处进行掠夺。

“擅长妖力,常年具备肉食,灾荒难有其他解决方式”李鸿儒最终总结道。

“没错”王福畴点头道:“有强大的实力,又缺乏足够的生存资本,第一个念头就是在弱小者那儿进行抢夺,这是人之常情,也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大唐擅长种植,又有储粮的习惯,即便灾荒来临也能勉强渡过,直到等待第二年的收成。

但汗国人没可能等到第二年。

若是灾荒重一些,他们甚至会杀死年老者节省口粮。

这种国度的凶残和掠夺天性便不难理解了。

在汗国的眼中,大唐便是草场上畜牧的羔羊,在有所需求的时候便来打打秋风。

若非汗国人无力治理,也无力按大唐的模式进行发展,王福畴觉得大唐在脆弱之时很可能早就覆灭了。

但随着大唐的不断发展,也有不断的秣兵历马,国度已经渐渐丰盈了起来。

王福畴觉得早晚会有一战。

如今边疆不断生事,会给予到唐皇足够的借口,将此前的协定一一打破。

这个时间不会很长。

唐皇甚至要需要抽取国运镇压身体,适当的开疆扩土也能增添国运。

不论是从哪个角度出发,战争不可避免。

他心中有了猜测,也不断催促李鸿儒增添实力,以便在将来能有几分用武之地。

“老师放心,学生一定奋发向上,早日学得那降妖除魔的本事!”

李鸿儒信誓旦旦的保证让他放心了许多。

随着人流同行,又回归到马车上,王福畴还叙说了不少关于占火要诀的讲解。

待得回太学门口,师生这才做了分离。

此时时间有些晚,但见得后方有数驾马车匆匆赶来,李鸿儒顿时放心了下来。

这大抵是有背景的人都跑去看了热闹。

而太学中有背景的人太多了。

李鸿儒觉得后方应该还有许多人。

王福畴去凑热闹的时候比较晚,回来的时候便要快一些。

李鸿儒一步踏入太学大门,随即便觉得一股恶风袭来。

他眼皮一跳,顿时俯身一个打滚躲了过去,但屁股不免也挨了一脚。

“又一个!”

裴聂得意的声音传来。

李鸿儒这才看到里面灰头灰脸的杜构。

在那更远一些的地方,袁学真坐在台阶上看戏。

大概是人数过少,今天没法开课,他亦只能在等待学生们的归来。

这让杜构发作不得,只得闷闷坐着。

“原来是鸿儒小弟,要不要随我埋伏在大门后,今天小爷撞到好运了,有了个个击破的机会。”

一脚将李鸿儒踢翻,裴聂这才发现打错了人。

他顿时就怂恿起李鸿儒来。

这让李鸿儒连连摇头。

“我不擅长打斗,埋伏也没什么用处,还可能会影响到你的发挥。”

“说的也是,毕竟你现在太没用了。”

裴聂想了一下,觉得李鸿儒说的有理。

听得太学大门外有马车响动的声音,他顿时又闭上了嘴,预备下一波的偷袭。

“杜构兄!”

“鸿儒兄!”

此时太学人少,李鸿儒也与杜构打了声招呼。

杜构虽然有些不耻李鸿儒成为裴聂小弟,但举止还是得体有理。

待得彼此说上数句,他心中成见也放了下来。

至少李鸿儒远不像他想象中那么喜欢阿谀奉承。

“应谦兄想着将这祸害调离,但我觉得他每日这么闹腾一番也好。”

裴聂除了第一天拿真剑刴,对方剩下数天都是拿根树枝戳。

虽然挨了一顿揍,但杜构并无太多反感。

武者要防备文人打击的方式,但文人也需要有足够应付武者的能力。

此时挨打,好过于将来丧命。

如裴聂这样有时间学习文化的天才武者很少,大多人也没这么空闲。

而一些陪练的对手又太过于拘谨,不敢真正下手,难以训练出真正的能力。

连续折腾数日,众人清楚了裴聂的底线,也隐约感知到了裨益。

虽然狼狈了一些,但并非没有收获。

袁学真等博士放任裴聂不外乎如此。

这是一个双向成长的方式。

在以往的太学岁月中,也不乏这样的案例。

大抵只是裴聂的咖位低了一些。

若是某位皇子闹腾的鸡飞狗跳,众人再恼怒也要笑脸相迎。

但皇子的突击远没有裴聂这种效果。

“他娘的!”

太学当前的扛把子侯应谦也翻车了。

虽然有着足够的预备,但裴聂这一次没有给予他翻盘的机会。

“一剑刴下你的狗头!”

裴聂的树枝落在侯应谦脖颈处。

轻轻一击抽下,侯应谦顿时满脸阴霾。

“你这无理的泼货,我且再忍你两三月。”

他被打得有些头昏眼花,怒骂了裴聂一番,随即又被狠抽了两下,但提及的时间却让李鸿儒心中一动。

王福畴只是猜测,但侯应谦父辈位列朝廷高层官员,或许知晓了一些可能的内容。

莫非针对汗国的反击,两到三月之后有可能来临不成。

书评(399)

我要评论
  • 些江湖&段,他

    若说一些江湖骗术手段,他比寺庙那帮供奉神像的和尚道士玩得更溜。

  • 荣才俊&时,李

    荣才俊重新削炭笔之时,李鸿儒也寻思着荣才俊提及的一些内容。

  • 书之时&态慢慢

    无聊翻书之时,他心态慢慢过渡到应付父母期盼和将来谋生。

  • 远,李&鸿儒决

    从四门馆前往午门的距离并不算太远,李鸿儒决定跟随去看看热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