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鸿儒小弟?”“你究竟核对信息完也没?”每隔上数天,裴聂就来催着李鸿儒一番,心里想将彼此的关系定下去。太学中诸多文人但是被他四下搔扰,乃至于一些人被揍。但也没一个文人不愿意当他小弟。大部分人更有甚者对他避之还来。裴聂只好将目光再次放回李鸿儒身太学中诸多文人虽然被他四下骚扰,甚至于一些人被揍。。...

“小弟?”

“鸿儒小弟?”

“你到底核对完没有?”

每隔上数日,裴聂就来催促李鸿儒一番,想着将彼此的关系定下来。

太学中诸多文人虽然被他四下骚扰,甚至于一些人被揍。

但没有一个文人愿意当他小弟。

大部分人甚至对他避之不及。

裴聂只得将目光重新放回李鸿儒身上。

虽然李鸿儒没用了点,但多个小弟的感觉不错,至少他会很有面子。

此时连连催促李鸿儒,李鸿儒也拿上了《基础剑术精要》一一印证。

“你的背诵有问题,大有问题!”

生活回归于正常,李鸿儒背诵默写《灵脉五经》时,也不断核对《基础剑术精要》。

每日核对数百上千字,又附带一些图形的验证。

随着不断的校对,李鸿儒也慢慢发现了一些不同。

这倒并非说裴聂背诵的《基础剑术精要》错误连篇。

而是李鸿儒发现,同是手抄本秘籍,阅读室存放的这册《基础剑术精要》没裴家的标准。

文人少有炼体,这册《基础剑术精要》在阅读室难有多少人翻读。

即便有一些翻看,也难以有相互的印证。

一些小错误便遗留了下来。

疏漏之处不多,仅仅十余处字眼和描述不同,又有两副图有标注错误。

这些内容错的不算离谱,对修炼的影响不大。

大体上而言,手抄还算标准。

常人读两万余字都可能出错,何况是运转笔墨之力来抄写秘籍。

“怎么会有这种事?”

得知了结果,裴聂张大了嘴巴。

他没想到太学的书籍居然有出错的地方。

这压根不是他答题背诵的失误。

而是标准答案出了问题。

裴聂想想两人当初的协定,感觉太学中唯一的小弟可能会打水漂。

“小爷不服,我浪费了这么多时间”裴聂忿忿不平道。

“也就浪费了一个下午而已啦”李鸿儒回道。

“那不一样,我等你当小弟已经很久了,如今开学都一月有余了,我等待也要算时间的。”

裴聂满脸的不爽。

如今开学已经许久。

他终于也等来了结果。

只是这个结果和他往常想的不一样。

“太学就是一摊狗屎,误人子弟,这是什么破书,也不按标准誊写,都哪个没心眼的抄录的呀~”

裴聂嚷嚷许久,待得李鸿儒翻开书页尾的夹层,看到标记的‘太书阁录事袁学真于贞观三年抄录’,又闭上了嘴巴。

在家打不过裴绍,在太学打不过袁学真。

前者是他的父亲,后者是他的老师。

这是压在他头上的两座大山,怎么也翻不过去的对象。

见得《基础剑术精要》属于袁学真摘抄,裴聂只觉自己四处碰壁,处处皆遇克星。

这大抵是袁学真早年的丰功伟绩了。

裴聂叫囔上数句,只见李鸿儒目不斜视,继续背诵《灵脉五经》,顿感没趣。

“赶明儿我就将《破术秘录》偷出来,虽然你没当成我小弟,但我还是愿意带你的,若能学几分本事,到时候需要助我一番。”

有大占上风之时,他也有揍到鼻青脸肿术法缠身的时候。

并非每天都有上好的偷袭机会,目前的战况属于输多赢少。

一旦文人们抱团,裴聂大概率吃瘪。

只是他脑袋不服气,各种方法不断轮流上场。

待得如今没多少办法。

他也只能将主意打在了李鸿儒身上,希望对方在他落难时能解除术法,这也免得他每日上课过得稀里糊涂。

李鸿儒似乎对这册术法相当有兴趣。

这是他勾引李鸿儒说话的手段,屡试不爽。

“你都赶明儿了三十六次了,也不知道你要赶到什么时候。”

李鸿儒扫视了这家伙一眼,裴聂偷家里的东西比荣才俊磨叽太多了。

关键是天天干说不动,他到现在还没见过《破术秘录》的影子。

“你若是我小弟,我早就偷来关照小弟了,可咱们一直在等结果,结果你还不是我的小弟”裴聂嚷嚷道:“这让我怎么照顾你。”

李鸿儒的地位从预备小弟变成合作者,这让他觉得很没意思。

“咱们第一轮打赌结束,以后还能有第二轮,迟早能定出大小来”李鸿儒笑道:“说不定我将来就是你小弟啊。”

“你别指望我再背书,这阅读室也没存多少武者的书,咱印证不下来。”

知晓了阅读室中藏书可能存在缺陷,裴聂觉得自己不能玩这种赌注了。

这让李鸿儒微微有些失望,想从裴聂那儿套点手抄本秘籍的希望落了空。

建造演武堂没戏,武技难以做额外的补充。

一套追风十三剑属于搏命剑技,若真正交战,没有一套连招带走对方,自己便大概要身亡。

李鸿儒总觉得自己需要多一些技能,才能方便应对各种情况。

这与王福畴教导有些南辕北辙。

在王福畴的教育中,李鸿儒应该专注向上,不论是增强儒家浩然正气,还是钻研学习占火要诀才是正道。

冒然的贪多,只会导致分心,最终一事无成。

但王福畴不知晓太吾的能力,这是一种具备速成修行的能力。

只要财富足够多,李鸿儒甚至能在太吾中修建一所学舍,将《占火要诀》迅速钻研完毕。

与汗国的争锋是建功立业的好机会,能捞到钱财,但这也是有一定风险的活动。

李鸿儒想增添几分手段护身。

但他在钱财和学习能力之间出现了难以调和的矛盾。

这让李鸿儒最终叹了一口气。

耻裤已经为家里增添了三十两黄金,如今长安城中一些人前往服装店时表情有点诡异。

便是李家布店也不时有人来做询问。

但男女买耻裤是较为隐私羞耻之事,即便有心向上层跟风,态度也有些扭捏。

店内不方便试衣,购置者也不方便报自身尺寸。

这是一种推广重重困难的服装。

尚衣阁如今的产出有限,李鸿儒难以指望分成让他大富贵。

如果没猜错,王福畴让人送来的三十金很可能并不止他的分润,便是王福畴等人分得的钱财也一并先给予了他。

“还是要多走走,看看其他各地的情况,也寻觅一些财源广进的路子。”

李鸿儒一时半会也没什么新的入账方式。

太学中世家子弟诸多,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也难以琢磨清楚各自的秉性和需求。

他此时没多少新奇之物,想在这些人身上占便宜困难重重。

待得太学散学之时,李鸿儒见得荣才俊一脸匆匆的赶来。

见到李鸿儒,荣才俊顿时大喜。

“鸿儒兄!”

“才俊兄!”

两人入了太学,因为裴聂拉了李鸿儒做小弟,荣才俊表面上也不方便走得太近。

两人入学来的关系较为平淡。

李鸿儒此时还有些好奇,不知荣才俊找自己做什么着急的事情。

“你要救救我。”

荣才俊一开口,李鸿儒便觉察到了麻烦。

“我父亲不知怎么将那宝镜送到了兵部那里,尚书大人极为赞赏,但他们觉察宝镜视察距离依旧不够用,也不够清晰,想要一面大宝镜。”

书评(383)

我要评论
  • &城居住

    在长安城居住了十几年,李鸿儒就没听说过朝廷有什么神官的职位。

  • 疑惑的&蓝天,

    他极为疑惑的看了看窗外的蓝天,思及长安城时不时流传的一些蛊惑之言,他不禁摇了摇头。

  • 机爱好&这个沙

    最肝的单机游戏,自然也吸引到了无数单机爱好者,让无数人沉迷在这个沙盒游戏世界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