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菲,我刚打得怎么样?”一打完比赛江十七就快速的跑下比赛台,奔往孙雪宁菲。可他浑然忘了了台下虽然坐了许多观众的。孙雪宁菲摸着他的头说:“很很不错哦,虽然你就怕你的粉丝明白我们的关系?”江十七不我以为然的地说:“这有什么好怕的?你是我女朋友这件事情李诺菲摸摸他的头说:“很不错哦,但是你不怕你的粉丝知道我们的关系?”。...

“菲菲,我刚打得怎么样?”一打完比赛江十七就迅速的跑下比赛台,奔向李诺菲。可他全然忘记了台下可是坐了许多观众的。

李诺菲摸摸他的头说:“很不错哦,但是你不怕你的粉丝知道我们的关系?”

江十七不以为然的说道:“这有什么好怕的?你是我女朋友这件事情我很骄傲的好吧。

再说了,她们是因为我游戏打的好才喜欢我的,所以她们不会介意的。”

“我看不全是,你看看你长得多么眉清目秀啊,你的一些粉丝现在肯定很恨我。”李诺菲撇撇嘴,然后示意他看全场的反应。

江十七一抬头,好家伙,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大部分的女粉丝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

幸好这时安保人员让她们离场了,而他们也去往休息室了,要不然也不知道会怎样。

白悠芸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轻轻的叹了口气,打趣道:“你们啊,都不知道照顾一下我这个单身人士的感受吗?”

李诺菲见她这么说,也不免调侃道:“怎么样?你要不也去找一个?这么多年我都没见过你谈过恋爱。”

“不要,我呢,现在还年轻,想再多潇洒几年。”

“哎你和穆幸泽不是有个什么娃娃亲嘛,现在你们还有联系吗?”

李诺菲忽然想起来白悠芸曾经和她说过,她和穆幸泽是从小就定了娃娃亲的。

当年她们都是一个班的,穆幸泽也是,还是她们班的班长兼数学课代表。

那是李诺菲第一次看到白悠芸吃瘪,不免对降服这个小妮子的人感到好奇。

于是她每天都格外的关注这两个人,最终她得出的结论是:俩人虽然经常互怼,互不相让,却也没有是真的讨厌对方。

而且她总感觉白悠芸对穆幸泽的感觉不一样。

然后就这样,在她的逼问下,白悠芸终于对她说出了这个秘密。

白悠芸没想到李诺菲会提起他,眸子暗了暗,说:“我们算是有联系吧。”

“嗯?还真有联系啊!快快快,说说怎么回事。”李诺菲兴奋的说道。

“就......前些天他来找我谈合作的事,他想让我帮他剧里的女三配音,我同意了。”

李诺菲疑惑的问:“他来找你?他怎么知道你在声声不息的?”

“我也不知道,我没问。”

“终究是缘分让你们再相遇啊。”

“哎等等,你们这说的什么呀?我怎么听的有点懵。”江十七一脸疑惑。

李诺菲见江十七一脸傻样,对他说:“回去再慢慢跟你说,现在我们先去填饱肚子。”

然后又对白悠芸眨眨眼说:“芸芸,你做的菜那么好吃,嘿嘿,你懂的。”

“知道啦。”白悠芸无奈的摇了摇头。

到了白悠芸家,李诺菲被惊艳到了,这还是当初来的时候那个不太温馨的家吗,现在被白悠芸收拾的那叫一个舒服。

“芸芸,你真是贤惠,要是我是个男人,我都想娶你了。”李诺菲看着正在厨房忙碌的身影说道。

“菲菲,那我怎么办?”江十七随口问道,他想看看她怎么回答的。

李诺菲她忽然想逗逗江十七,于是便说道:“你嘛,爱去哪去哪。”

“你......哼......”江十七抱胸转过头去不再看她。

李诺菲见他生气了,赶忙认真的哄道:“好了,我错了嘛,你永远是我最最最,最想嫁的人。”

江十七听他这么说,这才转过头问道:“真的?那这么说你是打算嫁给我了?”

“真的,不嫁给你我嫁给谁呀。”李诺菲嗔笑,这笨蛋是想让我嫁给别人吗。

“不行,你只能嫁给我。”

“好,嫁给你。”

“来,吃饭了,你们二位别再秀了。”白悠芸解开围裙,坐在餐桌前说道。

“哇,好香啊,芸芸果然没让我失望。”李诺菲一脸满足的享受着饭菜给她带来的香味。

“叮咚”,就在这时门铃响起。

“谁啊?”白悠芸不记得她和谁说过自己住在这儿,也没有和周围的邻居交好啊。

她带着疑惑把门给打开了,她这下彻底呆住了,瞪大着双眼,这...这...这不是......

穆幸泽看着白悠芸这幅见了鬼的模样,唇齿微起:“你好,白小姐,不建议我来蹭顿饭吧。”

“芸芸,谁啊?”李诺菲见白悠芸这么长时间都还没进来,便出来看看。

没想到却看见她呆呆的愣在那,而在她前面有个男人,好像是穆幸泽,嗯?穆幸泽!!

她赶紧捏了捏白悠芸的腰,随后对穆幸泽说道:“这不是班长嘛,来来来,快进来。”

“好,谢谢。”

见穆幸泽从自己身边走了进去,白悠芸哪还有时间发楞啊,连忙跟了上去。

餐桌上,死寂一般的沉默,李诺菲率先打破了这种沉默:“那个......班长,你怎么过来了,不会就只是来蹭饭的吧。”

“嗯,这牛排不错。”穆幸泽吃着碗里的牛排说道。

李诺菲被噎住了,随后又问道:“对了,班长,你怎么知道芸芸住在这的。”

“我就住在隔壁。”

白悠芸手中的动作一顿,她是怎么也没想到住在隔壁的会是他。

“那......那天晚上你那边为什么会传出砸墙的声音啊?”

穆幸泽放下手中的餐具,盯着她的眼睛。“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不能说的吗?”白悠芸被他盯的有点不自然。

“没有,那天晚上我在挂画,家里没地方可挂,所以就自己动手钉了个钉子上去,以便挂画。”穆幸泽收回视线,继续吃着碗里的牛排。

白悠芸听了这个答案,心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对了,这是我男朋友,你可不要误会了。”江十七刚还在埋怨她们把他遗忘了,下一秒听到李诺菲提起了他,感动的要死。

江十七对着穆幸泽说:“你好,我叫江十七,是菲菲的男朋友,就像菲菲说的那样,你不要误会了。”

白悠芸有些尴尬,这谁会误会啊,再说有必要和他解释嘛,他也不会在意啊。

“嗯,你好。”穆幸泽嘴角扬起,看向白悠芸。

青涩的回忆

2022-06-24

相逢

2022-06-24

江十七

2022-06-24

搬家

2022-06-24

甜蜜的往事

2022-06-24

穆幸泽蹭饭

2022-06-24

一日陪玩

2022-06-24

书评(357)

我要评论
  • 菲贼兮&着。

    “啊?你问这个做什么?该不会?”李诺菲贼兮兮的笑着。

  • 一直都&,表示

    但之后因为娃娃亲的原因,他对我一直都是冷傲的态度,表示着他对我,对这亲事的不满,我见他一直对我冷言冷语,也没了什么好耐心,假装表示自己也很不满。

  • UPD&像中的

    “行,老朋友,正常正常。他现在在跃星娱乐工作,先前是KUPD男团偶像中的舞蹈担当,之后就单飞了。

  • 后他就&来。

    因为你会觉得总有那么一个人,也许只要你变得更优秀变得更好,然后他就会向你奔赴而来。

  • 觉不对&菲的裙

    白悠芸忽然察觉不对,周围人的眼光一直打量着她们,低头一看原来是李诺菲的裙子闪着细细光点,还很亮眼。

  • ,收拾&完之后

    “哎呀,好啦好啦,不管这些了,我们现在就是赶紧回家,收拾一下,收拾完之后就出去好好庆祝一番。”李诺菲一边说着,一边推着白悠芸往前走。

  • &火海中

    小时候的那个瞬间,我至今都记得。当我被困在火海中的时候,是他向我走来,牵起我的手,用身躯保护着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