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悠芸对上他的视线,惊慌的躲过了他的眼神,但是她那绯红的脸颊了被出卖了她。一顿饭就在这暧昧不明的气氛中过去的。穆幸泽走之后说了句:我以后会常常来蹭饭的。“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啊?该会他实际上始终都不喜欢你吧。”孙雪宁菲开玩笑道。白悠芸眼神闪躲,有些兴奋一顿饭就在这暧昧的气氛中过去。。...

白悠芸对上他的视线,慌乱的躲开了他的眼神,可是她那绯红的脸颊已经出卖了她。

一顿饭就在这暧昧的气氛中过去。

穆幸泽走之前说了句:我以后会经常来蹭饭的。

“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啊?该不会他其实一直都喜欢你吧。”李诺菲开玩笑道。

白悠芸眼神躲闪,有些激动的说:“怎么可能,我和他明明就水火不容。”

“水火不容?刚刚是谁把人留家里蹭饭的啊。”

白悠芸不想理她了,直接下了驱逐令,两人就这么毫不留情的被“请”了出去。

“白悠芸你真是个没良心的,有你这么对待朋友的吗?”李诺菲冲着门里大喊。

她算是明白了,只要一说到穆幸泽,她就会不对劲。

“好啦,消消气,咱们回去写小说,你主编不是催你交稿了嘛。”江十七说道。

“对哦,还要交稿,走走走,回家码字去,你可是我男主角的原型,可不能闲着。”

“菲菲你不也是女主角的原型嘛。”

“那快走,我们都不能闲着。”

白悠芸知道他们走了,就去把餐具给洗了。

到了晚上,她闲着没事做,就想着刷会剧,把平板拿出来,登入某看剧平台,一登进去,就看到穆幸泽演的剧。

看到穆幸泽,这让她不自觉想起穆幸泽和李诺菲的话。

察觉自己在想什么,她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啊,他那么不喜欢我,不可能会喜欢我的。

她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了,可脑子里总是会浮现出穆幸泽的模样来。

翌日清晨,阳光正好,微风不燥。白悠芸换上运动服,下楼跑步去了。

可没想到在跑步的时候碰到了穆幸泽。

“早上好,穆先生。”她率先打了个招呼。

穆幸泽看了她一眼,一边跑一边说:“早上好,但是可以不用叫我穆先生。我们又没有真的生疏到那个地步,直接叫我名字。”

白悠芸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道:“好,穆幸泽,那你也叫我名字吧。”

“嗯。”

跑完步,各自都去上班了。

“小芸,今天是你正式录配《幻梦》的日子,你可一定要拿出全部的实力啊。

《幻梦》不比其他,它是很重要的一款游戏,如果上市的话,那它就很有可能会火爆全网。”

刘文看着走进录音棚里的白悠芸说道。

白悠芸停下脚步转头对她说:“好,我一定会好好配的。”

说完,扭头走就进了录音棚。

进入录音棚之后,她稍微调整了一下状态,然后对着录音棚外比了个ok的手势。

外面的录音师对她点了点头,也比了个ok的手势。

白悠芸看着手中的台词,马上进入了状态。

“我从小出生于名门贵族,家里有三个孩子,我是最小的那一个,父母也最不喜我。

我很想像其他小孩一样能得到父母的爱,但是不管我做的再好,他们就是从来都看不见我的好。

我真的好伤心,直到那一天,我遇见了他们......”

............

“那意思是你们不是这个世界的?而我也不属于这个世界!?”幽小梦简直无法相信,自己待了这么多年的世界,竟不是自己的自己该在的时空。

“这个世界,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

白悠芸配完以后,大家都对她很赞赏,毕竟她声音的塑造简直太强了,情感也很到位。

《幻梦》的制作人王潘看见白悠芸走出来了,赶紧上前道:“小芸,你这配的也太棒了。

一开始我还有点不相信你,看来还真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啊!”

白悠芸一听他这么说,连忙摇头,谦虚地回答道:“没有没有,您客气了。

况且当初你们选择我,那肯定是我声音的某一方面让你们觉得合适了。”

王潘心底有点疑惑,随口道:“当初不是,是穆先生他觉得你很符合我们这款游戏女主角的配音。

所以他就拜托我们选择你试试看,喏,这是他当初给我们看的你的作品。”说着,把手上的手机递给了她。

白悠芸不确定的问:“真的是他?”

“是他,他是我们这款游戏的代言人。”

她有点不敢相信穆幸泽会帮她,还一直以为他还挺讨厌她的。

另一边,穆幸泽刚录完歌坐在房车上,旁边的小助理赶紧把水杯递过去:“哥,喝水。”

“嗯,谢谢。”穆幸子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水,就放下了。

紧接着对司机说:“老徐,去华园锦。”

老徐也就是慕幸泽的司机听到他怎么说,手上没有一丝犹豫,开着车去往华园锦。

华园锦一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住在里边,不过只有有钱人才可以住进去。

穆幸泽的父母就住里边,当初觉得住父母里边能可以舒服点,毕竟现在自己很忙,根本没空去陪他们。

而且这里还离他爸的公司很近,坐车也只要十分钟。

到了华园锦的一栋别墅前,穆幸泽便走进去了。

他一进家门,就看到母亲在和朋友聊家常。

“妈,我回来了。”

“你可算是回来了,你说说你都几个月没回家了,我和你爸呀还以为你永远不回这个家了。”

穆母见儿子回来了,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掩盖不了她真实的想法。

“怎么会?我不是忙嘛。对了,爸和薇薇呢?”

“你爸在公司处理文件,估计过一会就回来了,薇薇现在还在学校上课。”

穆母的朋友见缝插针道:“琴芬,这就是你儿子啊,果然是一表人才。”

“啊,对,这是我儿子穆幸泽,儿子,这是妈在这边认识的朋友张阿姨。”苏琴芬这才想起朋友来。

“张阿姨好。”穆幸泽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哎哟,你看这嘴甜的,你好你好啊。”张阿姨喜笑颜开的道。

转而又说:“对了,小泽还有没有女朋友啊?我这有个外甥女还没谈恋爱,长得可水灵了。”

苏琴芬刚想说话,就听见穆幸泽说:“张阿姨,谢谢你的好意,我有未婚妻了。”

她刚反应过来,接着道:“是啊,小泽从小就和我姐妹的女儿定了娃娃亲。”

张阿姨有些惋惜的说道:“这样啊,那还是有点可惜啊。”

青涩的回忆

2022-06-24

相逢

2022-06-24

江十七

2022-06-24

搬家

2022-06-24

甜蜜的往事

2022-06-24

穆幸泽蹭饭

2022-06-24

一日陪玩

2022-06-24

书评(332)

我要评论
  • 白悠芸&诺菲,

    白悠芸看了一眼还在涮着烤肉的李诺菲,故作伤感:“不是说看不起,只是没想到我在你心里的地位,就如同这路边的麻辣烫,好比路人。”

  • ,正常&男团偶

    “行,老朋友,正常正常。他现在在跃星娱乐工作,先前是KUPD男团偶像中的舞蹈担当,之后就单飞了。

  • 箱倒柜&金色绸

    随后翻箱倒柜的翻出一件金粉色长裙,长裙中的金色绸缎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然后李诺菲就对着它说道:“嘿嘿,就你了,这么多年没见,我一定要让她有种万众瞩目的感觉。”

  • 没错,&嘴上一

    那时,正在上高二的我其实心底一直有个秘密,没错,就是喜欢着那个自己嘴上一直说着讨厌的人。

  • 给了白&悠芸。

    现在我们国内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他,女友粉超级多,喏,你自己看吧。”说着便把手机递给了白悠芸。

  • 候我们&上。等

    那个时候我们也聊了许多,当时我们还抱头痛哭了一晚上。等到第二天醒来,阿姨就追上门来了,啥都没问,就直接把你拽上飞机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