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云顺着正门入内,迅速回到前庭院。前庭院大的很,一株大树下,有石凳石桌,公冶丙悠然坐在那,石桌上有一酒壶放到一小火炉上微温着,初冬的夜幕降临时了很冷了,小火炉中炭火烧的通红。公冶丙面前放着酒杯,除了一碟花生米。“来,坐。”公冶丙笑吟吟望着秦云。前庭院大的很,一株大树下,有石凳石桌,公冶丙悠然坐在那,石桌上有一酒壶放在一小火炉上温热着,深秋的夜晚已经很冷了,小火炉中炭火烧的通红。。...

秦云顺着正门入内,很快来到前庭院。

前庭院大的很,一株大树下,有石凳石桌,公冶丙悠然坐在那,石桌上有一酒壶放在一小火炉上温热着,深秋的夜晚已经很冷了,小火炉中炭火烧的通红。

公冶丙面前放着酒杯,还有一碟花生米。

“来,坐。”公冶丙笑吟吟看着秦云。

秦云眉头微

书评(474)

我要评论
  • 过大磨&。

    他和大哥感情极好,秦家还在微末之时,他俩小时候都是在村里长大,更经过大磨难,自己当时年龄还小些,大哥当初却已经是少年,处处照顾着自己。

  • 三年,&心。”

    “你这小子,你一去就是六年!走之前你不说了,就三年么?突然来信,说还要在外三年?”锦袍青年忍不住道,“三年又三年,你真是,让一家人都为你担心。”

  • &常兰催

    “云儿,来来来,别管你爹了,你爹经常要办差。”厅内母亲常兰催促道。

  • 年看到&过。

    布衣青年看到这幕,牵着马朝旁边避让了下,目视那华衣少年骑马而过。

  • “二公&福。”

    “二公子,夫人她都不知道为你流了多少眼泪,每日都在菩萨前为你念经祈福。”一旁的女管事连道。

  • ,怕这&外了。

    “郡守大人有事吩咐我过去,怕这一两天都要在外了。”秦烈虎披上外衣,将一旁的单刀挂在腰间。

  • 藏,在&外闯荡

    因为这天下广阔,深山大泽更多有妖怪潜藏,在外闯荡也充满艰险。

  • 走出厅&带着一

    秦云则连起身走出厅外迎去,很快看到远处走来的一大家人,一位锦袍青年带着一位美娇妻,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孩童。

  • 仆人丫&来,仆

    “老爷。”府邸内的仆人丫鬟们都连恭敬行礼,只是他们个个眉宇间都是喜色,二公子回来,仆人丫鬟们也都开心的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