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云这一刻确实倍感了情况不妙,他修练的《游丝斜阳剑诀》前六层都是最求速度,但是威能消弱了,可实际上大都数修佛人、大都数妖怪,面对自己威能消弱的飞剑依旧是挡忍不住的。谁让秦云遇到的乃修练出魔躯的公冶丙,身体都能几近相媲美法宝了,正好被克制。而仗着烟雨剑而仗着烟雨剑意的杀招,也只是勉强刺入三寸深的伤口,以。...

秦云这一刻的确感到了不妙,他修炼的《游丝斜阳剑诀》前六层都是追求速度,虽然威能削弱了,可实际上大多数修行人、大多数妖怪,面对威能削弱的飞剑依旧是挡不住的。谁让秦云碰到的乃是修炼出魔躯的公冶丙,身体都能近乎媲美法宝了,刚好被克制。

而仗着烟雨剑意的杀招,也只是勉强刺入三寸深的伤口,以

书评(323)

我要评论
  • 远便传&来喊声

    “二弟,二弟,二弟!”老远便传来喊声,声音中满是喜悦。

  • 母亲、&括侄儿

    母亲、嫂子包括侄儿侄女的气息都很正常,只是自己大哥的气息……

  • &谁敢挑

    郡守,整个广凌郡军政大权于一身,因为有妖魔祸乱一方,郡守大人紧急情况下更有七品以下先斩后奏之权。在广凌郡也没谁敢挑衅郡守大人之权威。

  • ,徐捕&谦逊。

    在十五岁时就成为广凌郡城年青一代第一人的秦云面前,徐捕头自然谦逊。

  • 么送,&边朝外

    “送什么送,你回去好好陪你娘他们。”秦烈虎和自己儿子一边朝外走,一边说道。

  • &笑,又

    “哪家的小子,也对,我离家六年了,六年前,这小家伙怕才七八岁吧。”布衣青年笑了笑,又继续前进。

  • 初离家&布衣青

    “六年了,当初离家时我才十五岁,现在的我和当初相比,变化太大了。”布衣青年感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