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废墟的陈园。嗖。秦云踩着法剑从天而降,秦烈虎正翘望以盼。“让他逃了?”秦烈虎看见儿子脸色不很好看,连问着。“不,他死了,但是尸体却完全散去,我没办法直接证明他是妖魔!”秦云一咬牙道,“妖魔界手段果然够狠,这些渗透到进朝廷的奸细,连死了都无痕迹。嗖。。...

一片废墟的陈园。

嗖。

秦云踏着飞剑从天而降,秦烈虎正翘首以盼。

“让他逃了?”秦烈虎看到儿子脸色不好看,连问道。

“不,他死了,不过尸体却完全消散,我没法证明他就是妖魔!”秦云咬牙道,“妖魔界手段果真够狠,这些渗透进朝廷的奸细,连死了都不留痕迹。”

书评(83)

我要评论
  • 布衣青&马,深

    近乡情更怯,布衣青年牵着马,深吸一口气才上前,咚咚咚,敲响了大门。

  • 最强的&!”

    秦烈虎瞥了眼自己儿子,笑道:“放心吧,在广凌郡城内,官府才是最强的!”

  • &侄女的

    母亲、嫂子包括侄儿侄女的气息都很正常,只是自己大哥的气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