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昆从凳子出来,在宿舍里来回踱。平静下来心情,伸展身体。上次的游戏,带给的冲击太大了。他平常也关注更多一下人工智能的东西,明白大数据,神经网络,机器去学习,语音识别……但实际中接触到到的小度、siri、小讯等智能程序,都还很弱智。突然遇上《虚拟伴侣平复心情,舒展身体。。...

沈昆从凳子起来,在宿舍里来回踱步。

平复心情,舒展身体。

刚才的游戏,带来的冲击太大了。

他平时也关注一下人工智能的东西,

知道大数据,神经网络,机器学习,语音识别……

但实际中接触到的小度、siri、小讯等智能程序,都还比较弱智。

突然遇到《虚拟伴侣》,有种原始人见到火的感觉。

惊慌失措,振奋莫名。

现在回过神,仔细想想,NPC还是有漏洞可循的。

比如说话的语气,太过书面化,不像平时交流的那么自然。

还有一些内涵话,get不到其中的韵味,

真实感不足,

……

但,瑕不掩瑜,

《虚拟伴侣》绝对是一款优秀的作品,甚至可以说,某些方面是划时代。

沈昆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凉意驱散了心头的烦躁。

现在摆在自己面前只有两条路。

简单一点,就是找个公司卖掉游戏,等待下次抽奖机会。

复杂一点,就是自己开公司运营。

两者有利有弊。

卖掉,最省事,但很可能因小失大。

一方面,自己作为一个文科生,没有光鲜履历,说不清楚游戏来源。

如果碰到黑心客户,倒打一耙,说游戏是偷来的,那真是百嘴莫辩。

尽管魔都的法治水平比较高,但哪里都不可能有绝对光明。

更重要的是,自己确实说不出来源。

刚才选择的是“直接导入”,而不是“记忆刻录”,脑海中没有任何代码程序。

另一方面,压价是肯定的。

很大可能是以白菜价卖掉。

有点不舍。

这么牛逼的作品,卖多少钱合适?

完全没数。

一百万?

一千万?

一亿?那不可能。

自己运营?

虽然能最大程度获利,但是一没运营资金,二没创业经验。

很容易搞成一地鸡毛。

《虚拟伴侣》质量确实很高,毋庸置疑。

但里面没有内购项目。

如果作为免费游戏发布,相当于5000块打水漂,挣了点名气。

如果作为付费游戏,那推广起来,困难重重。

更不要说,沈昆不是业内人士,连定价都把握不准。

定价1块,卖1000万份,也没多少钱。

定价10块,那就筛掉了尝鲜的人。

定价50块,已经超过水平线,只能靠“自来水”。

虽然现在网络发达,一件小事很容易成为舆情热点。

但也要看到,无数的信息涌来,想要出名更难了。

沈昆又打开商城,

“交易”一栏亮着,

“抽奖”一栏黯淡,

冷却时间29天21小时34分,看来是一个月抽奖一次。

哎,指望不上了。

沈昆又想想自己的大学生活,

平淡,寡味。

既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也没有刻骨铭心的友情。

宿舍几个兄弟处着不错,也只是不错。

怪不得有人调侃“有的人的大学四年叫青春,有的人叫生活”。

他可能连生活都不是,只能是生存。

想到这里,沈昆眼神坚定,暗暗下定决心。

干脆趁着最后一段时间,破釜沉舟,疯狂一把。

自己干。

不留遗憾。

成功了,会所嫩模,

失败了,下海干活。

反正外挂在手,总不能一直当二道贩子。

总有一天要亲自下水。

企业家为什么比暴发户更有地位,更有能量。

表面看,暴发户缺少积累,一般都是走偏门。

实质上看,因为暴发户不创造社会财富。

所谓手握利器,杀心自起。

沈昆本来就不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

人生目标很清楚。

虽然遭遇意外,

但这种意外是强化了他野心。

正当他踌躇满志,想要大干一场时,李平安回来了,

“昆哥,明天去拍证件照?要不要一起。”

沈昆想了想,“好的,多少钱?”

临近毕业了,自然要提前准备好,

证件照,西装,简历什么的,

即使准备创业了,也用的上。

李平安:“一百多?”

沈昆翻了个白眼,曹尼玛,

照个照片,这么贵,

“不行,太贵了,找个便宜的。”

刚把五千块挂掉,生活费都岌岌可危。

李平安:“贵有贵的道理,就这一次,投资一下。”

沈昆摇头,“你去吧。”

李平安也不勉强,“那好。”

徐炎推门进来,“昆哥,琳琳说谢谢你今天帮忙。”

沈昆愣了一下,随即道,“举手之劳。”

徐炎好奇,“你帮什么忙了?”

沈昆胡扯:“就是帮她提下东西。”

徐炎有点懊恼,“她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沈昆敷衍:“可能是怕你麻烦。”

徐炎:“麻烦什么,闲的很,下次再遇见这种事,记得给我打电话,我来。”

沈昆对他无语。

李平安早已见怪不怪,“火哥,你还没想好以后干吗?”

徐炎有点烦躁,“没有,叶琳那边一直没消息,我也定不下来。”

李平安忍不住劝道,“火哥,这可是人生大事,你可不能外界因素影响。”

徐炎笑了下,“我知道,我知道,你们平时都觉得我有些舔,可是叶琳很优秀,追她的人很多,我不多献殷勤,怎么能成功呢,有的人屌丝一个,还他妈自视甚高,只能撸管一辈子。”

李平安两人对视一眼,不再说话。

好言难劝该死的鬼。

沈昆岔开话题,“哥俩,我问一下,有什么方法能快速挣到钱?”

“挣多少?”

“百万不嫌多,十万不嫌少”,沈昆说,

开公司也是要钱的,

不说注册资本什么的,起码把架子搭起来。

招个秘书、行政之类的。

徐炎随口扯道,“抢银行呗。”

“说正经的。”

李平安笑了,“坤哥,你是想钱想疯了,我要是知道怎么挣一百万,还在宿舍干嘛。”

沈坤:“闲着也是闲着,头脑风暴一下。”

李平安打量了一下沈昆,摇摇头,“昆哥,你这长相不行,不然的话,女扮男装,可以找个大款包养一下。”

沈昆假装惊讶:“卧槽,现在的“币价”这么高了?”

李平安淫笑,“行,有你的。”

徐炎在一旁接过话,“快速挣一百万的方法,肯定是有的,要么风险太大,概率不足百分之一,要么违法违规,《刑法》上面写的有,对于咱们来说,不值得。”

沈昆暗暗摇头,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前期也只能自己先运营一下,

去游戏论坛发帖,QQ群打广告,朋友圈分享。

任重道远!

不过,尽管很困难,沈昆的精气神变了,

有了外挂以后,瞬间成长。

从青涩到成熟,

从谨小慎微到胸有成竹,

从彷徨忧虑到踌躇满志,

……

毕竟,再烂的外挂也是外挂,

虽然不能一秒改善生活。

但也脱离凡种,

用修仙的话来说:“一粒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

甚至可以说,从捡到外挂的那一刻起,他已经和过去一刀两断。

……

1、考公

2022-07-24

2、奇物

2022-07-24

21、余波

2022-07-24

3、命运

2022-07-24

22、突发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5、初动

2022-07-24

6、售价

2022-07-24

24、引擎

2022-07-24

26、老师

2022-07-24

7、面试

2022-07-24

27、扩张

2022-07-24

8、温存

2022-07-24

书评(121)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