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炎脸涨的通红,没想起小丑居然是自己。他从心里讲,始终不怎么看中沈昆,心机太重,想的太多,家境撑不起实现理想的时候,经常会导致心理被扭曲。现实却给了他一个大大地巴掌。十万块,也不是一个小数字,特别是在沈昆身上,带给的反差更让人震撼。……沈昆没把这件事他从心里讲,一直不怎么看上沈昆,。...

徐炎脸涨的通红,

没想到小丑竟然是自己。

他从心里讲,一直不怎么看上沈昆,

心机太重,想的太多,

家境撑不起理想的时候,常常会造成心理扭曲。

现实却给了他一个大大巴掌。

十万块,

不是一个小数字,

尤其是在沈昆身上,带来的反差更让人震撼。

……

沈昆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如果不是徐炎叽叽歪歪说个不停,他也不是那种主动炫耀的性格。

李平安好奇道,“《虚拟伴侣》的负责人是谁啊,项目组有几个人,开发了多长时间?”

沈昆一摊手,“我只是个小兵,哪知道这些。”

李平安躺在床上,“这游戏太牛逼了,我想给X大神跪下。”

当时登记信息的时候,沈昆随手填了个字母,现在也成了粉丝眼中的大神。

沈昆:“这样吧,你给我跪下,表达一下情感,等我以后见到大神了,再给你转达。”

李平安树了中指,“滚。”

两人说笑一会,沈昆问道:“我用不用去见一下老师?”

李平安:“不用,她没在学校。”

沈昆“哦”了一下,

李平安继续:“马上要毕业了,老师也懒得多管闲事。”

沈昆:“这样啊,听说辅导员三年,可以推荐读博?”

李平安:“咱学校有这个政策,不过,推荐的专业一般。”

两人聊了一会,又转回到游戏上,

李平安问:“除了《虚拟伴侣》,就没有立新项目?”

沈昆点头:“没有。”

李平安:“哎,应该向国外学习,一款产品火了之后,马上着手新项目,而不是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完善原来的版本上。”

国外的游戏团队,一般来说,大部分精力是放在了游戏上线之前。

而一旦上线,主力部队着手开始研发下一个项目了。

而国内的网游,所有的主力都铺在当前游戏的内容更新上。

两者不好比较好坏,但作为一个有情怀的游戏人,自然是要追求更高目标,而不是躺在功劳簿上享受。

沈昆:“你说的是老牌厂商,别忘了我们只是新玩家,初创公司,活下去最重要。”

李平安:“你们太看轻自己了,这样说吧,只凭《虚拟伴侣》一款游戏,就足以名载国内游戏史册,等着吧,接下来,赞誉、金钱都会随之而来。”

沈昆笑:“你说的太夸张了,《虚拟伴侣》质量不错,但受众面太小,可能会叫好不叫座。”

李平安瞪大眼睛,不可思议:“还有人不喜欢谈恋爱?”

沈昆:“不喜欢的多了。”

李平安:“好吧,我这思想落伍了,不过,光宅男群体就够你们吃的满嘴流油。”

沈昆:“切,说的这么恶心,情怀,懂不懂,我们公司做游戏主要是热爱,情怀,跟钱没多大关系。”

李平安:“装的挺像。”

……

《虚拟伴侣》热度越来越高,连续多日,单日下载量突破数万。

致命武力开始招兵买马,快速扩张,人员急速膨胀,支出成本大幅度上升。

随之而来的就是管理混乱,很多人仿佛无头苍蝇一般,

沈昆本身毫无经验,只能凭天赋去摸索。

如果按部就班,有个两三年的适应学习过程,差不多能胜任。

一下子膨胀这么快,压力随之而来。

liya管理个办公室还可以,整合几十人的团队,太过难为她了。

在这种情况下,招聘职业经理人,势在必行。

所幸,因为《虚拟伴侣》名声大噪,致命武力公司的吸引力直线上升。

到了职业经理人这一级别,基本上要靠猎头了。

他们不缺工作,常常是原公司重点培养对象,有的还有期权、股份什么的。

靠招聘广告吸引人才自动上门,就太过儿戏了。

摆在Liya面前的是五份简历,

作为沈昆的秘密情人,加上自身能力可以,办公室主任的位置,自然是非她莫属。

这次招聘的前期工作,都是她和猎头沟通接触。

猎头根据沈昆的要求,提供了五个备选名单。

liya要做的就是从名单中挑出三个,进入最后的面试。

四男一女。

liya拿起唯一的女性候选人简历,

安若曦,31岁,离异,原xx公司运营总监,有十年的从业经验……

liya一看到她的脸就不喜欢,直接pass掉,剩下的就没有再看。

如果老板要问起,就说是寡妇,晦气。

虽然人家只是离婚,而不是丧偶。

接着liya又仔细翻了一遍剩下的四位男性候选人。

都是20-40的年纪,经验丰富,履历完美,有主持过多款大型游戏的战绩。

一时间迟疑不定,

想从这上面看出破绽,别说她一个小姑娘,即使是行业沉浸多年的猎头,也没那个能力。

想了半天,liya干脆把四人中长得最帅,年纪最轻的那个pass掉。

免得老板误会她有私心。

既然身心已属,那就要专心致志。

拿起剩下的三份简历,liya往老板办公室走去。

沈昆听到敲门声,从屏幕上抬起头,

liya弯腰把三份简历递给他,“这是候选人名单,你看看什么时候安排面试?”

略低的内衬顿时春光乍泄。

可惜,眉眼抛给了瞎子。

沈昆没有任何反应:“下午吧,越快越好。”

liya露出微笑,“好的,我去通知。”

“嗯,还有别的事吗?”

liya连忙摇头,“呃,没了。”

沈昆看着她,

liya转身离开,背影摇曳生姿。

沈昆毫无感情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下次别穿低胸装。”

liya脚下一歪,差点摔倒。

连忙回了声,仓皇而出。

沈昆嘴角上扬。

女人,该调教还得调教。

liya最近有点持宠生娇的苗头,

必须打下去。

如果置之不理,时间长了,女人就会登鼻上脸,不断试探你的底线。

最终把你生活搞的一团糟。

男女之间的战争,一旦开启,就必须有一方彻底臣服。

沈昆并不对此厌烦,反而有点乐此不彼。

liya从老板屋里出来,脸色微红,仿佛一朵云霞。

见到的同事,无不为之惊艳。

她却没多少心情。

看来老板并不喜欢工作之余,夹杂私情。

心下埋怨又得意“谁让你管不住自己的裤裆呢。”

自己美了一会,打电话和猎头联系,确定下午的面试。

地点就放在楼下的咖啡馆。

放在公司太正式了,给人压力。

每个面试人员预留一个小时,如果相谈甚欢超时了,那也说明,不用面试其他人了。

1、考公

2022-07-24

2、奇物

2022-07-24

21、余波

2022-07-24

3、命运

2022-07-24

22、突发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5、初动

2022-07-24

6、售价

2022-07-24

24、引擎

2022-07-24

26、老师

2022-07-24

7、面试

2022-07-24

27、扩张

2022-07-24

8、温存

2022-07-24

书评(150)

我要评论
  • 住感慨&干大事

    等沈昆背影消失,李平安躺在床上,忍不住感慨,“坤哥真是辛苦了,是个干大事的人。”

  • ,扭头&么看?

    李平安忍住笑,“这样啊”,扭头问道,“昆哥,你怎么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