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回到宝马车边,王甲成刚要说话的,被其父制止了,“成成,你去前面帮爸爸买包烟。”王甲成应了一句,明白两人有话说,便留下的了私密空间沈昆也不和老狐狸玩心眼,直接道,“叔叔,我有话明说了。”王父:“你说。”沈昆:“我和甲成报的是一个岗位,宝石区监王甲成应了一句,。...

三人来到宝马车边,王甲成正要说话,被其父阻止了,“成成,你去前面帮爸爸买包烟。”

王甲成应了一句,

知道两人有话说,便留下了私密空间

沈昆也不和老狐狸玩心眼,直接道,“叔叔,我有话直说了。”

王父:“你说。”

沈昆:“我和甲成报的是一个岗位,宝石区监察局,招五个人,甲成综合成绩第六,只差一点,太可惜了,我也算是运气,综合成绩第三……”

“恭喜你。”

沈昆:“没什么,我不像甲成这么幸福,有你在,什么都不用操心……”

王父:“呵呵,他可不这么想。”

沈昆:“我女朋友一直觉得公务员生活太安逸,靠工资恐怕买不起房,搞得我都觉得考公是个错误。”

王父闻言,目光幽深,打量眼前的少年。

沈昆神色平静,一脸坦然,“叔叔,我对这个不太了解,你觉得我能靠工资买房,在上海立足吗?”

王父笑了下,开口道:“恐怕很难,你要是有父母支持,女朋友也是公务员,四个钱包加上你俩的公积金,省吃俭用,可以考虑在松江、青浦那边付个首付。”

沈昆摇头:“我从小父母离异,上大学的时候学费都供应不上了,更不要说买房。”

说完,看了一下对方的黑色宝马,“叔叔,你这辆车多少钱?”

“一百多万吧。”

沈昆:“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挣到一百多万。”

王父幽幽道:“这边公务员的工资,十万到二十万不等,十年左右吧。”

沈昆:“这边生活成本太高了,即使一年二十万工资,恐怕也攒不下十万块。”

王父同意:“还要买房,还要结婚,有小孩之后更是麻烦,公务员大概只能让你温饱。”

沈昆:“你也认为我不该考公务员?”

王父避而不答:“这要看你想要什么,如果求稳定,那就不用多想,如果挣大钱,最好一开始就不要进体制内。”

沈昆:“我之前也是没多想……一直准备考试,不过,现在找工作也不晚。”

王父看着他:“你想找什么工作,我可以帮忙。”

沈昆:“工作的事不用麻烦你了,叔叔,我和甲成也算有缘……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说。”

沈昆:“嗯……你……方不方便借我100万?”

王父笑了,半晌没说话,

沈昆面不改色,“不好意思,我这也是病急乱投医,实在没辙了,你要是觉得不行,就当我是胡言乱语。”

王父收敛笑容,慢慢说道:“小伙子,一百万太多了,恐怕你还不知道一百万是什么概念?不吃不喝,你要工作十年;包个女大学生,一个月也不过是一两万;即使想找人打断一条腿,也不过是十万块。”

沈昆稳了稳情绪,“你说的对,不过我有自己的苦衷。”

王父:“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女朋友父亲得了癌症,需要做移植手术。”

王父油然起敬,“好,你说服我了,我借你50万。”

沈昆:“50万不够。”

王父:“小伙子,不要太固执,50万已经不少了,除了我,你也找不到其他人借你。”

沈昆缓缓说道,“不行。”

王父皱了下眉,还没说话。

沈昆又说道,“你说的有道理,五十万就五十万,你再帮我一个忙。”

王父:“你说。”

沈昆:“帮我担保一下,从银行再贷五十万出来。”

王父皱眉。

沈昆:“我知道一百万有点高,但我等着一百万救命呢。”

王父:“你这个……真让我为难了。”

沈昆:“这就看叔叔,你敢不敢赌一把,相不相信我有能力接下这个贷款。”

王父再次打量了一下他。

从外表来说,这是一个极其普通年轻人,但胆子,却不是一般大。

“小伙子,你这么说,不怕我压价。”

沈昆:“能找来一百万,说明我和女友还有缘分,找不到,说明缘分已尽,那我只能老老实实上班了。”

王父深深看他一眼,“我想问下,你哪个学校的?”

眼前的年轻人,有胆有识,有情有义,又不固执迂腐。

沈昆说了一个名字。

王父点头:“好,我没问题了。”

名校毕业,值得赌一把。

沈昆松口气,“那行,王叔,你看什么时候方便?”

“这么急?”

沈昆:“等着救命呢。”

王父点头,“那好,这两天把手续办下。”

沈昆:“我这边需要做什么?”

王父笑了下,“你,什么都不用做,给我一个卡号,到时候把钱转给你。”

语气之中,蕴含着强大的信心,丝毫不怕沈昆毁约。

沈昆点头,“好的。”

没想到峰回路转,

本来还头疼启动资金,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一步到位。

借来一百万,不亏。

王父随口问道,“以后有什么想法?”

沈昆:“先找工作吧,毕竟生活还得继续。”

王父正要说什么,见王甲成回来,改口道,“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给我说。”

沈昆自然知道这是场面话,“会的,王叔,以后少不了打扰你……甲成,再见,闲了出来聚聚。”

“好的。”

等到沈昆背影消失,王甲成问道,“爸,他找你说什么?”

王父笑了下,“他呀,看出来你老爸有点钱,想借钱,家里急用钱。”

王甲成没有怀疑,“啊,我们只是第一次见面……”

王父苦笑,

第一次见面,人家已经把你摸得一清二楚,你连人家报的哪个岗位都不清楚,

嘴里回道,“可能是被逼急了,岳父生病住院。”

王甲成:“那你……”

王父:“毕竟不认识,也没法借,给他介绍了一份打工的。”

王甲成点了一下头。

王父:“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王甲成:“暂时不想考了,想上班。”

王父问:“接下来体检去不去?”

体检是1:1.5,

王甲成:“去也是陪跑,没意思。”

随着公务员考试越来越正规,体检也越来越正式,

想在上面做手脚刷人,难度很大,

需要买通的人太多,

更不要说,不合格还有复检。

王父接过话:“去吧,只当是检查身体了,你这体重,有点超标,去检查检查有没有脂肪肝。”

“那好吧。”

1、考公

2022-07-24

2、奇物

2022-07-24

21、余波

2022-07-24

3、命运

2022-07-24

22、突发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5、初动

2022-07-24

6、售价

2022-07-24

24、引擎

2022-07-24

26、老师

2022-07-24

7、面试

2022-07-24

27、扩张

2022-07-24

8、温存

2022-07-24

书评(89)

我要评论
  • 学习不&行,混

    他虽然学习不行,混吃躺平,但是看人还是有一番眼光的。

  • 失,李&辛苦了

    等沈昆背影消失,李平安躺在床上,忍不住感慨,“坤哥真是辛苦了,是个干大事的人。”

  • “卧槽&”了一

    李平安“卧槽”了一句,惊讶道,“火哥,你这话说的有道理。”

  • :“以&作,在

    李平安:“以昆哥的天赋,以后差不了,这次如果能考上公务员,起码一个稳定工作,在魔都立足了。”

  • 头晃脑&有什么

    徐炎摇头晃脑,把臭袜子从床垫下拿出来准备去洗洗,“辛苦有什么用,这世界最大的悲哀就是回报对不住辛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