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可以得到使用外挂,沈昆就始终做两手准备好,一是充分发掘出使用外挂的潜力,二是借鸡生蛋,积畜自己的力量,防止出现使用外挂有一天会消失了,或是全额支付成本太过昂贵而负担不起,俗话说“爹有娘有倒不如自己有,夫妻之间还隔一手。”王奇那就有想法、有决心,那就赌一把,一次失败了,只当王奇既然有想法、有决心,那就赌一把,。...

自从得到外挂,沈昆就一直做两手准备,

一是充分发掘外挂的潜力,

二是借鸡生蛋,积蓄自己的力量,

防止外挂有一天会消失,或者支付成本太过高昂而负担不起,

俗话说“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夫妻之间还隔一手。”

王奇既然有想法、有决心,那就赌一把,

失败了,只当是积累经验了。

培养自己的技术力量,什么时候都不过时。

……

手机震动声打断了沈昆的思绪,

拿起来看了一下,荞荞发了信息,“叔叔,你家圆圆又欺负我了,要替我报仇。”

最近一段时间,他和荞荞倒是熟悉起来,

小女孩古灵精怪,要么转发一个笑话,要么说点自己的烦恼,要么背后告圆圆的状……

和她聊天,沈昆感觉心态都年轻了很多。

打字回复:“回头我收拾他。”

荞荞发了个得意的表情,

沈昆问:“最近董少阳又骚扰你们没?”

荞荞:“没有,自从上次他看到我和乐儿在亲嘴,就再也没和我们说过话。”

沈昆笑了,“你呀,”

他随便出的骚主意,荞荞竟然当真了。

没想到还真的有用。

董少阳的身份他已经查清楚,董盛文的小儿子,

董盛文是天盛集团的老板,算是上海滩隐形富豪之一,身价少算也有几十亿。

荞荞回复:“没办法,打又打不过,管也没人管,只能出此下策了,反正亲的是乐儿,也不吃亏。”

据她说,之前和董少阳谈恋爱的学妹,怀孕后就转学了,

董少阳依旧我行我素,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甚至还有人传女孩在董少阳身上骗了很多钱。

沈昆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突然之间觉得有点憋屈,

“谁再骚扰你们,就把我拿出来做挡箭牌。”

荞荞:“叔叔,你行不行?”

高圆圆没把后面的事告诉她俩,导致荞荞单纯以为他是家教老师。

沈昆发了一张照片给她,

一张侧面开着跑车的照片,照片很合适地让人注意到,方向盘上的标志是保时捷,手上戴的是劳力士。

“行不行?”

荞荞大惊小怪:“叔叔,你哪P的照片,好像啊。”

沈昆:“我是学计算机的,做出来的图片,能让人看出来是假的吗?”

荞荞:“哈哈,好的,我马上发一下朋友圈,就说新认的干哥哥。”

沈昆:“你个小丫头,用的上叫哥哥,用不上叫叔叔。”

荞荞:“嘿嘿,都一样。”

沈昆:“你说干哥哥容易让人误会,就说远方表舅来上海做生意了。”

荞荞:“你这个注意好。”

两人嬉嬉闹闹,说了半天,

沈昆最后道:“好了,该学习了,你们三个就数你最贪玩。”

荞荞不服,“因为她俩胸大无脑,自然要更努力才能追上我,”

沈昆:“已经截图,稍后发给她俩评判一下。”

荞荞立马求饶:“叔叔,我错了,哥哥,再给我一次机会。”

……

等到对方下线,沈昆想起自己的高中生活,嘴角上扬,

年轻真好。

随后一些尘封的记忆如潮水涌来,

“真贱”,骂了自己一句,

沈昆掐断了回忆,只觉心情烦躁,不想在办公室多待一会,和许建生打了个招呼就离开公司了。

路上正好接到何飞的电话,要带他见识一下“酒池肉林”。

沈昆想想就答应了。

两人在南京路上碰面。

“比哥,一会你可别上头”,何飞打扮的人模狗样的。

沈昆:“什么意思?”

何飞:“玩玩就行,别动感情。”

沈昆笑了,

感情?

他倒是希望能遇到一个,“我明白。”

何飞继续道,“你只要明白一个道理,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什么?”

何飞:“在夜店里,男人想睡美女,比女的想睡帅哥简单很多。”

沈昆惊讶:“卧槽,这有点反常识啊。”

何飞:“因为美女比帅哥多太多了,你看看夜店里,女的稍微一化妆,就是个美女,男的大部分都不会收拾自己。”

沈昆稍微一琢磨就明白了。

男女去夜店,虽然不一定是本着“满分”去的,但满分的几率肯定比别的地方高很多。

目的不纯。

何飞:“比哥,其实我挺羡慕你。”

“嗯?”

何飞:“从外表来看,你不丑,长得虽然不是那种让女人一见就想睡,但也不是那种除非给钱才愿意睡的类型……”

沈昆笑骂:“你丫的,哪来这么多骚话。”

何飞“哈哈”笑,“你要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人生在世嘛,就是及时行乐,不然以后身体不行了,有心无力。”

沈昆只能给他一个中指。

何飞:“不过,你先整饬一下。”

“什么?”

何飞:“换一身,现在这样太屌丝了。”

沈昆看了自己一眼,“这不挺好的。”

不过,何飞是专家,

听他的。

两人先到“Hair Salon”造型店找托尼老师,

“帮我哥们设计一下。”

托尼仔细打量着沈昆,“有什么要求没?”

何飞一边和旁边的小妹撩骚,一边说:“怎么好看怎么来,要有性张力,让女孩子一看到就两眼放光,弄成今晚最靓的仔。”

沈昆无语。

既然决定要放松了,那就全程当个工具人吧。

托尼老师听完,比了个OK手势,开始忙碌起来。

沈昆余光看着何飞。

有时候不能不佩服其厚脸皮,

剪个头发的功夫,都能抽出时间泡妞,真踏马荤素不忌。

一会功夫就把服务小妹逗得“咯咯”直笑,

“加个微信呗,等你下班了出来转转,这边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我都熟”,何飞舔着脸笑道,

小妹自然不会上当,“你这人太坏了,你熟悉的都是夜店吧,我可不敢和你一起。”

何飞眼珠一转,“你误会我了,夜店什么的,我早已经不去了,这次出山,主要是为了兄弟。”

小妹惊讶:“他,怎么了?”

何飞:“被女朋友绿了,一直想不开,要死要活的,怕他做傻事,就带他出来见见世面,其实,说开了,不就那会事嘛。”

小妹捂着嘴,可怜地看着沈昆。

1、考公

2022-07-24

2、奇物

2022-07-24

21、余波

2022-07-24

3、命运

2022-07-24

22、突发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5、初动

2022-07-24

6、售价

2022-07-24

24、引擎

2022-07-24

26、老师

2022-07-24

7、面试

2022-07-24

27、扩张

2022-07-24

8、温存

2022-07-24

书评(243)

我要评论
  • ,你这&。”

    李平安“卧槽”了一句,惊讶道,“火哥,你这话说的有道理。”

  • ,忍不&干大事

    等沈昆背影消失,李平安躺在床上,忍不住感慨,“坤哥真是辛苦了,是个干大事的人。”

  • &胎拿下

    李平安回道,“好的,昆哥,早点把双胞胎拿下,我看好你。”

  • 好,一&糟。”

    徐炎:“我正要说,如果考不上还好,一旦考上了,更糟。”

  • 败,透&破落的

    略显紧密的建筑,毫不顾忌容积率,有点逼仄衰败,透出一些破落的气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