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昆这边付完钱,何飞那边拉着小妹的手再见了。“你丫的别四处发骚行不行啊。”何飞不在乎,“比哥,这怎么是发骚,我遇上爱情了。”沈昆无语,话也不很想说了。你这爱情来的快,去的也快。索性不接话,“上海还啊个很奇怪的地方。”何飞边回微信边问,“怎么了“你丫的别到处发骚行不行。”。...

沈昆这边付完钱,何飞那边拉着小妹的手再见。

“你丫的别到处发骚行不行。”

何飞不在意,“比哥,这怎么是发骚,我遇到爱情了。”

沈昆无语,话也不想说了。

你这爱情来的快,去的也快。

干脆不接话,“上海还真是个奇怪的地方。”

何飞一边回微信一边问,“怎么了?”

沈昆看着远处的高楼大厦,“就说理发吧,既可以到造型公司去做500块一次的,也可以到大桥底下临时棚户区去理5块一次的。”

何飞抬起头,“卧槽,你什么时候做过5元一次的。”

沈昆:“学校后面巷子里,有一个老师傅,每次五块,我以前经常去。”

何飞不再说话,

两人不是一个阶层,也没有共同话题。

沈昆:“不说这个了,接下来去哪?”

何飞:“给你换身行头。”

“衣服就不用换了吧?”

何飞:“换,全部换掉,今晚是你的第一次,要打扮的帅帅的,让那些女人一见就合不拢腿。”

等到华灯初上,沈昆终于忙完了,

从里到外,脱胎换骨。

颜值本来就不低,

这一打扮,英气逼人。

何飞叹口气:“我有点后悔了。”

“后悔什么。”

何飞:“今晚跟你在一起,我可能要当陪衬。”

沈昆笑了。

之前和宿舍兄弟交往少,还以为何飞性格高傲。

真接触下来,发现就是一个逗比。

“没事,你砸钱就行了,不是有什么神龙套,开一套不就行了。”

何飞不屑:“那是傻叉才干的,当妹子只认钱的时候,说明你除了钱以外,没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咱们去夜店玩,把握一个原则,情投意合。”

沈昆:“卧槽,把白嫖说的这么清新脱俗,你还是第一个。”

“哈哈。”

……

一路嬉笑,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X夜店

一进去,就是音浪逼人。

虽然还没到最热闹的时候,但气氛已经来了。

各色男女,

灯红酒绿,

沈昆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大家都爱蹦迪,

上头,

有节奏的音乐,让人不自觉想扭动,

两人找了一个卡座,随便点了饮品,

何飞:“兄弟,自信一点,把这里想想成你的后花园,想摘那个就摘那个,没问题的。”

沈昆明白他的意思,“你去浪吧,不用管我。”

何飞:“理论懂得再多不如一次实战,放手去干,小鸟总要飞向天空,小鸡总要找到巢穴……”

沈昆挥了挥手:“滚滚滚。”

何飞笑着去寻找目标。

沈昆看着眼前的红男绿女,尘封的回忆再一次涌出来。

他成为今天这个样子,自然是有原因的。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浪荡,

高中的时候,他也有魂牵梦萦的人,

大学的时候,为了对方一个信息就坐一千多公里的火车,

明知对方有男朋友,还苦苦等待,像极了一条狗,

……

为什么他对徐炎始终怀有几分理解,

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其中的滋味。

……

正在这时,一男的在他身边坐下,看了看沈昆的打扮,撇了撇嘴,

看样子,把他归结为小白脸之类的,

帅哥在夜店里向来容易被男同胞排斥,

“Jim哥,你来了”,服务员过来打了个招呼,

Jim吩咐道,“把我的名仕打开。”

“好的”,服务员转身要走,

jim叫住他,“你帮我问一下那个妹子的微信。”

沈昆循声望去,一个长发妹子,穿了一件黑色礼服,性感优雅,

一个人坐在那里,与周围格格不入。

服务员走了过去,低声说了几句,

很快走了回来,“美女说她不随便加人微信的,加她微信要一万。”

Jim有点愣住了,“问问她,我可以给她走神龙,行不行。”

销售转了一圈,又回来:“她说不行,不吃这一套。”

Jim撇了一下嘴,“切,真当自己镶钻了。”

既然这么不识抬举,那就换个目标好了。

沈昆在一旁看的有趣,招手叫来服务员,

转给他一万块,“去吧。”

服务员顿时明白了,转身去问女孩要微信。

等了一会,手机上弹出一个消息,

打开一看,

好友添加申请,还有一万块的转账。

沈昆笑了笑,走了过去,

虽然看不出对方的年纪,

但韵味扑面而来,

还是一个御姐。

美女看了他一眼,冷艳的脸上,掠过一丝笑意。

“一个人?”沈昆顺势坐下,

美女摇头,开口道,“和朋友一起。”

声音沙哑之中带有磁性,有种阅尽沧桑的质感,

沈昆没有和陌生女人打交道的经历,随口问道,“你怎么不去跳。”

美女:“累了。”

沈昆没说话。

美女主动问道:“第一次来?”

沈昆也不惊讶,可能自己表现的太过拘谨,“看得出来?”

美女笑了下,“大家都是来寻开心,只有你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

沈昆“哈哈”笑了一下,“我不是发呆,是在想事情。”

美女有点好奇:“想什么?”

沈昆:“就是,突然有一种错觉,我和这里的热闹分离了,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

美女举起杯子,“看来你是个有故事的人。”

沈昆和她碰了一下,“有没有故事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讲故事。”

……

两人就这么慢慢聊着,

沈昆也没想太多,

只是把对方当成一个交流的对象,

不去灌酒,不去占便宜,不想着上床……

对方充当了一回聆听者,

能很好体会到男人细微的情绪,

有时候,连内心深处的痛苦都被抚慰,

可能是酒精的缘故,沈昆感觉自己放松了很多,

甚至略带自嘲地说出了之前当舔狗的经历,

美女没有不耐烦,也没有嘲笑,温柔以待。

听着沈昆的叙说,整个人变得越发温和、包容……

褪去冷艳以后,原来是这么一个人。

直到最后分开的时候,沈昆还有点念念不忘。

……

“比哥,今晚战果怎么样?”何飞不知道从哪钻了出来,

身上满是香味,甚至连裤子拉链都没拉。

沈昆感觉烦恼尽去,有没有艳遇已经不重要了,

“不能跟你比。”

何飞得意一笑,随即正色道,“比哥,体验也体验了,接下来我有几句话给你说。”

“嗯。”

何飞:“夜店嘛,差不多就这样,有时间了来玩一玩,放松下,千万别把它当做主业,我听平安说你最近挣了不少钱。”

沈昆明白了他的意思,拍了拍肩膀:“放心吧,我知道分寸。”

1、考公

2022-07-24

2、奇物

2022-07-24

21、余波

2022-07-24

3、命运

2022-07-24

22、突发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5、初动

2022-07-24

6、售价

2022-07-24

24、引擎

2022-07-24

26、老师

2022-07-24

7、面试

2022-07-24

27、扩张

2022-07-24

8、温存

2022-07-24

书评(489)

我要评论
  • 躺在床&道,“

    李平安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嘴里说道,“你这分数,应该没什么问题。”

  • 是有一&番眼光

    他虽然学习不行,混吃躺平,但是看人还是有一番眼光的。

  • “考上&如何,

    徐炎:“考上了又能如何,昆哥靠什么?什么也没有,既没靠山,又没money,很大概率是一辈子蹉跎,这对于心高气傲的他来说,恐怕不能接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