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沈昆忙完,差不多九点半了。这个时候但是也可以把liya叫出,但也犯不着。他又也不是饥渴的不行啊。索性回宿舍睡一晚。叶琳在学校旁边的旅馆开了个房间,颜宜安自告奋勇陪着她。沈昆看得出,两人之后的关系并也没好到这个地步。颜宜安这么做纯碎是关怀。回宿这个时候虽然可以把liya叫出来,但也犯不上。。...

等沈昆忙完,差不多十点了。

这个时候虽然可以把liya叫出来,但也犯不上。

他又不是饥渴的不行。

干脆回宿舍睡一晚。

叶琳在学校旁边的旅馆开了个房间,颜宜安自告奋勇陪着她。

沈昆看得出来,两人之前的关系并没有好到这个地步。

颜宜安这么做纯粹是关心。

回宿舍的路上接到颜宜安的微信,

“今天谢谢你。”

“谢什么,又没做什么。”

颜宜安:“谢谢你没落井下石。”

沈昆:“看你的面子。”

颜宜安:“烦人。”

沈昆:“晚上记得把门反锁。”

颜宜安:“早锁了。”

沈昆:“我应该留下来的。”

颜宜安:“三句不离本行,油嘴滑舌。”

沈昆不逗她,“行了,就这吧,有什么给我打电话。”

颜宜安看着微信,气得不行。

哼哼,还不想跟我说话?

谁想理你。

叶琳洗完澡看着颜宜安玩手机,“沈昆回去了?”

“嗯。”

叶琳幽幽道,“他人挺不错的。”

颜宜安:“就是嘴巴不饶人。”

叶琳:“还好啦。”

想起自己的男友,

一时间相顾无言,

……

沈昆回到宿舍,正看到徐炎黑着脸,见到他也没说话。

沈昆也懒得理他。

本来还觉得他有几分可怜,

没想到竟然把怒气撒到女人身上。

叶琳做的是不对,但也没有对不起他的地方。

你主动舔的人家,

又没骗你钱,

也没骗你感情,

这边一确定关系,那边就收手了,

充其量,也不过是谈了一个岁数大点的前男友。

过不去那道坎,分手就是,用不着挥拳相向。

纯粹是觉得丢了面子。

……

徐炎注意到沈昆的眼神,心头怒起。

在他看来,每个人都在嘲笑他捡了个破鞋。

真该死。

沈昆:“平安,明天有事没?”

李平安从电脑面前抬起头,“没事。”

沈昆:“明天陪我一起办点事,”

李平安:“好的,啥事?”

沈昆:“到了你就知道了。”

正在这时,手机传来震动,

沈昆看了一下,何飞发的微信,

“比哥,听说宿舍出事了?”

沈昆:“没啥事。”

何飞:“卧槽,都传遍了,你还瞒我。”

说完,发过来一张图片,

微信聊天记录:

“听说咱们院出了个骚货?”

“2班的叶琳。”

“我还以为是白富美,原来是在外面卖的。”

“现在的女孩子真不懂咋想的?”

……

沈昆扫了一眼:“你不是都知道了?还问什么。”

何飞:“尼玛,可惜了。”

沈昆:“可惜什么?”

何飞:“早知道我可以出钱啊,叶琳那腿……”

沈昆差点呛住,把水杯放下,“你丫的真不是人,人家正痛苦呢。”

何飞:“草,多大个事,现在的女的,那个不谈几个男朋友,叶琳这点事算什么。”

沈昆懒得再搭理他,

何飞没救了。

……

第二天,沈昆在公司处理事务,

《虚拟伴侣》上线百天,影响力达到了峰值,在B站的游戏中心里,评分超过了8分。

无数游戏媒体说:“《虚拟伴侣》是今年最令人激动的游戏”,并且打出了9分的超高分。

游戏单日下载量连续几周保持在十万以上。

“致命武力”公司的营业总收入不断翻倍。

5000万,

10000万,

20000万,

……

在可预见的将来,甚至还有可能再翻一翻。

王娟已经多次建议再招一个会计,公司要建立自己的财务制度。

不能再把记账报税委托出去。

沈昆暂时没批准,让她自己先发挥一下主观能动性。

公司草创时,招的第一批人,除了王奇能拿得出手。

其他人不堪大用。

王娟得过且过,没什么上进心。

曼曼小聪明有,爱计较蝇头小利,

……

不过,这也正常。

公司草创,能来的不都是哪些混的不如意的人吗?

沈昆对她们也没太大期望,把本质工作干好就行。

也算是不负相识一场。

正在这时,颜宜安打来电话,

沈昆看了看手头工作,转手拨给了李平安,让他先去帮忙,自己随后就到。

等忙完之后,到了地方,三人都收拾的差不多了。

李平安累的直吐舌头。

叶琳趁着周末休息,宿舍没什么人的时候,把自己的所有家当收拾好,

沈昆叫了一辆车,四人把东西送到租处。

一个公寓房,因为不是正规的居民小区,沿着大马路和地铁,旁边还有个广场舞集散中心,房价便宜不少。

“一会别走,我做饭,大家吃点东西”,叶琳捋了一下头发,开口说道,

沈昆拒绝:“不用,你先收拾收拾,吃饭以后再说。”

颜宜安也劝道,“琳琳,你这两天没休息好,安顿下来再说。”

叶琳坚持:“没事,吃完饭再收拾。”

沈昆注意到她的情绪,想了想就答应下来。

叶琳说做饭,倒不是吹的。

手脚麻利,干净利索整出了四菜一汤。

色香味俱全。

李平安这吃货一看就忍不住道,“哇,你这手艺,谁以后娶……娶到你,谁就有福了。”

声音最后低不可闻。

显然他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叶琳神色一黯。

沈昆直接道:“平安说的没错,你这绝对是上的了厅堂,下的了厨房,自信一点,不就是找了一个有妇之夫吗?很正常,别老想过去的事,过去就让它过去,向前看。”

李平安结结巴巴说道:“对……向前看。”

叶琳“嗯”了一下,“谢谢大家。”

李平安可能是想开导对方,故意说出自己的糗事,“叶琳,你不知道吧,昆哥以前经常夸你的腿好看。”

沈昆愣住了。

这是傻缺啊,

有这么坑兄弟的吗?

再说了,经常?总共也就几次。

叶琳脸上飞起红霞,嗫喏一下,“谢谢。”

声音微不可闻。

沈昆想打死这个胖子,看了一眼颜宜安,

对方正看着他,

两人眼神碰了一下,沈昆仿佛读懂了她的意思,“你们这些臭男人真无聊。”

“咳咳,叶琳,你别听平安瞎扯,他这人一紧张就容易瞎说。”

李平安也意识到问题,打了个哈哈,“刚才开个玩笑,其实昆哥,绝对是清心寡欲型的。”

1、考公

2022-07-24

2、奇物

2022-07-24

21、余波

2022-07-24

3、命运

2022-07-24

22、突发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5、初动

2022-07-24

6、售价

2022-07-24

24、引擎

2022-07-24

26、老师

2022-07-24

7、面试

2022-07-24

27、扩张

2022-07-24

8、温存

2022-07-24

书评(129)

我要评论
  • 躺在床&数,应

    李平安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嘴里说道,“你这分数,应该没什么问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