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徐炎的反应,沈昆原本不想理睬他,心眼小,再后来又再回忆起大学四年的生活,徐炎对自己帮组不少,打饭、抄笔记、朋友借钱……心下一暖,直到他洗簌回去,索性把话说开,“徐炎,男子汉大丈夫,所以把眼光放更长远,别整天心里想那点鸡毛蒜皮的事,叶琳的事,我不做评徐炎正要说话。。...

对于徐炎的反应,沈昆本来不想搭理他,

心眼小,

后来又回想起大学四年的生活,

徐炎对自己帮助不少,打饭、抄笔记、借钱……

心下一暖,等到他洗漱回来,干脆把话说开,

“徐炎,男子汉大丈夫,应该把眼光放长远,别天天想着那点鸡毛蒜皮的事,叶琳的事,我不做评价,你俩既然分手了,就没有必要再去纠结。”

徐炎正要说话。

沈昆不给他机会,继续道:“帮叶琳搬家是我的主意,你如果因为这个埋怨我,我无话可说,你有你的朋友,我有我的朋友。”

徐炎脸色涨的通红,好半天才吐出一句话,“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叶琳的事,还一直看我笑话。”

沈昆却没想到这茬,皱眉道:“谁说的,”

徐炎激动起来,“你别管谁说的。”

沈昆叹口气,“我也不瞒你,我是之前知道,但你俩当时也没在一起,后来你俩在一起了,叶琳又给我说过她要从新开始,我想了想就……”

徐炎大声打断他,“你想了想?你有什么资格替我做主,难道在你眼里,我就只配的上婊子吗?”

沈昆无语,却也不好翻脸,“我不是那个意思。”

李平安很着急劝解,“大家都不要吵,多大点事,为了一个外人,不值得。”

沈昆无奈道,“这件事是我对不住你。”

徐炎喘着粗气,不说话。

李平安起身把门关上,阻挡住门外好奇的目光。

转回身道,“火哥,其实我想说一句,叶琳她……”

徐炎大怒:“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个名字。”

沈昆想了想:“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就别再想了。”

徐炎带着一丝惨笑,“她让我成了一个笑话,婊子,臭婊子,背后那么浪,却在我面前装女神。”

沈昆:“或许她之前不接受你,只是没法面对自己的过去。”

徐炎怒道,“那是她活该。”

沈昆拍了怕他肩膀,“别想了,走吧,今晚兄弟几个出去喝点酒。”

李平安看了看两人,很想说“我不喝酒。”

又闭住了嘴。

徐炎被两人推着走出了校门,

沈昆想了想,招了一个出租车,“帝豪。”

李平安看这架势,弱弱问道,“昆哥,我们这是去哪?”

沈昆:“今晚听我的安排,别说话。”

徐炎木木呆呆,也不知道想什么。

去的路上,沈昆给何飞打了电话,“在哪呢?”

“TAXX”,电话那端传来嘈杂的音浪。

沈昆也不废话,“帝豪,速来。”

何飞:“干嘛?”

“喝酒。”

何飞看了一下身旁的软妹子,下意识拒绝,“我走不开啊。”

沈昆:“别废话,等你。”

说完挂了电话。

何飞正要解释,听到传来忙音,骂了一句“草”。

心下又没办法,只能舔着脸对软妹子说,“小珊,那个,哥哥有点事,需要离开一会,要不你自己打车回去?”

小珊是个大凶妹子,看了他一眼,“神经病吧。”

说完推开他,直接朝着舞池走去。

何飞无语,只能看着自己的鱼跑到别人的鱼塘里。

骂了沈昆一句“王八蛋”,起身往门外走去。

帝豪夜总会位于南京西路,闹市之中。

据说后台极硬。

历次扫黄打非都躲过去了。

三人赶到的时候,门口已经停满了豪车,

夜总会的门口竖立着巨型维纳斯雕像,喷泉巧妙地从断臂处喷洒出来,

在灯光下映成一道彩虹,

大门是旋转式,不锈钢制,银底金边,份外亮眼。

李平安走进去的时候,腿都是打颤的。

等到身着白色半透明连衣长裙的迎宾小姐问好时,差点摔倒。

帝豪的生意火爆,三人没有提前预约,本来是没房间的,恰好有一房客人退场,

等着服务员收拾好,三人走进去,包厢里面似乎还弥漫着上一场的酒气,

打开了换气扇,

内部装修很豪华,地面铺着厚厚地毯,踩上去有种软绵绵的轻飘感,

60寸的屏幕挂在墙上,沙发的一角是电脑点歌系统,

一位身穿空姐制服的女孩手拿遥控器,恭敬站在一边。

颜值不低。

李平安悄悄道,“昆哥。这要花不少钱吧。”

沈昆摆摆手,“别操心这个。”

李平安看了制服妹子一眼,紧张的双手不知道往哪放?

他以为对方是陪酒小姐。

沈昆看了看徐炎,推了他一把,“出来玩就是要开心,去点歌。”

正在这时,何飞推门进来,

沈昆吓了一跳,“卧槽,你飞来的?”

何飞气不打一处来,“今晚你必须请客,老子的好事都被你搅和了。”

沈昆笑嘻嘻:“真是不好意思,今晚妹子你先挑。”

一个声音从门外飘来,“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李平安循声望去,一个烈焰红唇长发大波浪走了过来,

身着紫色礼裙,薄纱下似乎纤毛毕露,仔细一看又什么都没有。

整个人散发着成熟魅力,仿佛一枚熟透的果子,

何飞笑嘻嘻道:“Mary姐,气色这么好,是不是捡钱了?”

Mary姐笑:“这不是听说大少来了,连妆都没画,就赶了过来。”

何飞揽着她,“Mary姐对我这么好,今晚就你陪我好了。”

Mary姐娇嗔,“哎呀,就你嘴甜,待会可别说一套做一套。”

何飞笑着介绍沈昆,“这是Mary姐,以后过来玩,可以直接报Mary姐名字。”

李平安两人就一笔带过了。

Mary姐看到沈昆,眼神一亮,掏出一张紫色名片,“果然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大少的朋友也是这么帅。”

沈昆微笑应对,

Mary姐直起身子,对着门外喊道,“公主们可以进来了。”

话音刚落,一大群美女鱼贯而入。

李平安既害羞又激动。

这种场面他也只在电视中见过,

美女们着统一的制服,都是薄纱礼裙,

款式和Mary姐一样,

不过一个是紫色,一个是白色。

很容易就让人看出谁是领头的。

李平安偷偷打量了一下,个个颜值惊人,

清纯的、冷艳的,

丰腴的、纤瘦的,

娇小可人,高大丰满,

……

几乎可以满足男人所有幻想,

一排排大白腿,加上裸露在外的半壁江山,他只觉得气血翻涌。

1、考公

2022-07-24

2、奇物

2022-07-24

21、余波

2022-07-24

3、命运

2022-07-24

22、突发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5、初动

2022-07-24

6、售价

2022-07-24

24、引擎

2022-07-24

26、老师

2022-07-24

7、面试

2022-07-24

27、扩张

2022-07-24

8、温存

2022-07-24

书评(451)

我要评论
  • 里貌不&过四五

    当然,别看这里貌不惊人,破归破,随便一套房子就超过四五百万。

  • &作几年

    不用违规违法,只要头脑灵活,工作几年跳出来,就是一片新天地。

  • 单身狗&。”

    李平安戏谑:“昆哥,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可怜我们单身狗。”

  • :“即&考不上

    李平安:“即使这次考不上,还有别的机会,国考,4.12联考,省考……,总有一个合适的。”

  • 报的岗&竞争有

    徐炎冷笑:“你看他报的岗位,监察局,不用想就知道竞争有多激烈了,心比天高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