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平安正很紧张着,听见何飞道,“比哥,你先来?”沈昆:“徐炎先来。”李平安瞅着徐炎,小腿以及控制忍不住的抖动,没比他强多少,何飞看了两个兄弟的怂样,也已不再说了,直接道,“Mary姐,帮着挑两个活波的,我这俩兄弟第一次来。” Mary捂嘴笑了下,“小李平安瞅着徐炎,小腿控制不住的抖动,没比他强多少,。...

李平安正紧张着,听到何飞道,“比哥,你先来?”

沈昆:“徐炎先来。”

李平安瞅着徐炎,小腿控制不住的抖动,没比他强多少,

何飞看了两个兄弟的怂样,

也不再说了,直接道,“Mary姐,帮着挑两个活泼的,我这俩兄弟第一次来。”

Mary捂嘴笑了下,“小美,小丽,你俩去照顾一下小兄弟。”

两个身材丰满,妆容艳丽的女子顺势坐在了李平安、徐炎旁边,

沈昆见状,“飞哥,你来吧,今天打扰你的雅兴,算是给你赔罪了。”

Mary姐凑过来:“大少,别忘了你刚才说的。”

何飞笑着捏了一下她丰满的屁股,“等着你呢。”

沈昆看着两人打情骂俏,暗骂一声骚货,

随便挑了两个人,开始喝酒唱歌,

因为是素场,美女只是陪酒玩游戏,

沈昆也没心思和对方动手动脚,

李平安两人一会就喝了不少,

纯情处男那是夜店熟女的对手,

毫无招架之力,

沈昆也不管,

反正今晚就是喝酒发泄,

随他们去,

点了一首喜欢的歌唱起来,

……

途人路上回望我,只因我的怪模样

途人谁能明白我,今天眼睛多雪亮

……

一首林子祥的《谁能明白我》,被沈昆唱的荡气回肠,豪迈不羁,

虽然歌调不准,但感情饱满,让人为之动容。

李平安没发现沈昆的内心还有如此丰富的内容,一时间失声不语。

连正在调情的何飞都停了下来,

大家静静听着,

Mary姐低声:“你这个同学很有故事啊。”

何飞微微点头,

一曲结束,大家忍不住鼓掌喝彩,

房间内的旖旎、尴尬、沉闷的气氛一扫而空,

何飞高喊道,“比哥,让我大开眼界。”

沈昆:“你来一首?”

何飞也不推辞,上前高歌,“真的爱你送给大家。”

Mary姐打了个招呼,顺势退出包厢,

对于她来说,这些都是生意,

何飞的身份,她只是隐约有猜测,

不经意间见到过老板对他很恭敬,

具体做什么的,也打听不来,

小心伺候就是了。

不过,何飞色归色,终究年纪小,没有老色鬼那么令人厌恶。

还算是不错的,

刚走了几步,手下阿龙汇报,“Mary姐,强哥来了,说是招待贵客,让你挑几个妹子过去。”

Mary姐顿了一下,“去把小雨叫来,这么多天也该适应了。”

李强算她半个老板,

既然连他都要招待的人,

她就更得小心了。

到了“君临”包厢,Mary娇笑道,“啊呀,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万强笑着对身边的少年道,“这是Mary姐,以后来这里玩,就找她。”

少年面容英俊,眉宇间有说不出的傲气,闻言点了点头,“Mary姐。”

Mary姐看到少年的目光,就觉得有些阴冷,知道又是一个公子哥,娇笑道,“贵客上门,蓬荜生辉。”

万强打断她,“别说废话了,把人叫进来。”

Mary姐一声招呼,

二十多个姑娘涌进来,站满了整个包间,

年龄大约都在十七八到二十五六岁,

在灯光和妆容的修饰下,个个颜值惊人,诱惑力十足。

万强笑道,“大少,你先来。”

少年扫了一眼,“强哥,我不懂啊,你帮我挑一个。”

万强:“哈哈,这么相信哥,那我不能让你失望,就这个吧。”

少年一看,心下满意。

Mary姐连忙奉承道,“强哥真有眼光,小雨才来我们这里没多久,大少可要怜香惜玉啊。”

小雨低着头柔顺地坐到少年旁边,

笔直的长发,散落在肩膀上,五官周正,皮肤白皙,给人以甜美的感觉,

万强几人也点了姑娘,

大家开始喝酒唱歌,

万强搂着美女在话筒前撕心裂肺喊叫,一只手在衣服内摸来摸去,

旁边人伺候着,打诨聊天,

大少心下欢喜,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还能遇到极品,

有心动手动脚,又觉得太过唐突佳人,

灯光下的大白腿熠熠生辉,

……

欢愉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

转眼间就到了结束的时候,

万强此刻已经微醺,正要招呼大少走人,却见那边拉扯起来,连忙过去,

Mary姐也得到消息,来到包厢,

原来大少看上了小雨,要邀请她出去吃夜宵。

小雨不肯,双方就起了争执。

Mary姐连忙陪笑,“大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雨刚来不懂事,我替她赔个不是。”

大少满脸阴郁,哼了一声不说话。

Mary姐知道这些公子哥,笑的时候还是个正常人,翻起脸来那叫一个变态。

连忙解释道,“小雨只陪酒,不出台。”

大少冷笑一下,“这么说,是卖艺不卖身了。”

Mary姐满脸堆笑,“是我们的不是,招待不周,我自罚一杯赔罪。”

说完倒了满满一高脚杯白酒,一口喝了下去,

大少脸上露出一丝不屑,

Mary姐继续道:“大少,你是贵客,这次真是对不住,主要是小雨刚来没多久,还得适应适应。”

大少哼了一下,“什么都有第一次。”

Mary倒了一杯白酒塞给小雨,“快给大少赔个不是。”

小雨端起来正要喝,

大少一把拍掉地上,“少来这套。”

小雨呜呜哭了起来,

万强见状心里为难,给Mary一个眼色,

Mary姐叹口气,拉着小雨走到一边,“小雨,姐对你如何,你心里有数,做咱们这一行的,早晚要过这一遭,与其便宜老头子,不如挑个顺眼的。”

小雨摇头不语。

Mary姐继续:“你一直不出台,怎么能挣大钱,怎么还债,你看小美小丽她们,也没干多长时间的,又买车又买房的,你一直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再说了,大少长得又帅又有钱,不会亏待你的。”

小雨不说话,只是不肯。

Mary姐说的口干舌燥,“再说了,小雨,你也是处过对象的人,做了也不吃亏……”

大少等的不耐烦,“尼玛,强哥,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说完准备起身。

万强再次叹气,给Mary一个眼色,

Mary姐起身,一把抓过小雨的头发往外拖去,一边拖一边喊道,

“阿龙,把小虎、小豹都叫过来,”

1、考公

2022-07-24

2、奇物

2022-07-24

21、余波

2022-07-24

3、命运

2022-07-24

22、突发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5、初动

2022-07-24

6、售价

2022-07-24

24、引擎

2022-07-24

26、老师

2022-07-24

7、面试

2022-07-24

27、扩张

2022-07-24

8、温存

2022-07-24

书评(360)

我要评论
  • 微信聊&。”

    徐炎:“昨晚和叶琳微信聊天,她给我回了个晚安+笑脸,做了一晚上好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