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安若曦分离,沈昆拿起电话打给何飞,何飞听完后,给他一个电话号码,让他取得联系,为了问题叶琳的麻烦,他要把后面的事情处理方式好。原本不想再管这事,省得让人一场误会他想搞破鞋。当然同学们一场,不明白也就算了,明白再袖手旁观说不过去的。需要考虑以后跟颜宜安想处,本来不想再管这事,免得让人误会他想搞破鞋。。...

和安若曦分开,沈昆拿起电话打给何飞,

何飞听完后,给他一个电话号码,让他联系,

为了解决叶琳的麻烦,他必须把后面的事情处理好。

本来不想再管这事,免得让人误会他想搞破鞋。

毕竟同学一场,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再袖手旁观说不过去。

考虑以后跟颜宜安想处,有个小间谍也是不错。

从叶琳嘴里没得到大哥的太多信息,

这女的纯粹是情场小白,一问三不知。

跟了对方这么久,连身份都没搞明白。

为了以防万一,沈昆还得叫几个人来助威,

打给何飞也只是想试试,

实在不行就问王父,

老王做生意那么多年,三教九流的人肯定熟悉,

没想到何飞还真有这方面的人脉,

“你就说是我介绍的,老马早些年做讨债公司,最近转型做小额贷款,一般的价格是一人一千,不出手,如果要动手,费用另算。”

沈昆笑道,“你丫的怎么什么都知道,以前用过?”

何飞:“泡妞也是有风险的。”

沈昆笑骂:“早晚有一天,死女人肚皮上。”

何飞也不在意,“人生在世,不就是玩女人嘛。”

闲聊几句,临挂电话的时候,何飞不经意提醒,“遇事别冲动。”

沈昆心下一暖,“放心吧,我有分寸。”

……

老马那边一听是熟人介绍的,也没说啥,

价格上也没敲竹杠,“需要几个人?”

沈昆一沉吟,“五六个。”

老马:“行,就算六个,不过,我丑话说前头,犯法的事我们是不会做的。”

沈昆笑:“我知道,撑场面嘛。”

老马顿时笑了:“兄弟,你是明白人,都什么年代了,打打杀杀那都是骗人的。”

安排完这边的事,沈昆让叶琳给对方打电话,

自从昨晚被训斥一顿后,叶琳乖得很,

沈昆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等了一会,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领着两个年轻人来到叶琳租房处,

看到沈昆愣了一下,随即冷笑道,“约我过来是要还钱吗?”

沈昆见叶琳身形颤抖,便拍了拍她的肩膀,“去里屋等我。”

叶琳“嗯”了一下,柔顺走进卧室,

男子也不阻挠,看着沈昆,突然想起来,蹲着吃煎饼果子那个人,“你不就是……那条狗吗?”

沈昆懒得与他说什么,拨了一个电话,“你们上来吧。”

中年男子有点不妙的感觉,色厉内荏道,“我警告你,别耍什么花招。”

话音刚落,五六个彪形大汉走了进来。

一看那卖相,就知道不好惹,

不说凶神恶煞,却也不像好人,

沈昆指了指那两个年轻人,“拉他俩出去谈谈心。”

两个年轻孩早已经腿脚发软,其中一个尖叫,“跟我没关系,我什么都不知道。”

大汉们自然不管这些,拉着他俩出门,

偶尔传来一两声惨叫,伴随着拳头落在身上,

沈昆走到男子身前,“是叫赵伦军是吧?”

男子似乎有点紧张,“我告诉你……”

话没说完,一耳光已经打在脸上,

“耳朵聋了?”沈昆又是一巴掌,

男子被打懵了,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你……你……”

沈昆再一巴掌,“听不见我说话?”

男子被打醒了,连忙点头,“是……是,赵伦军,伦理的伦,军队的军。”

沈昆又是一巴掌,“老子让你说了吗?”

赵伦军倍感屈辱,想反抗,

又想起刚才的几个彪形大汉,

勇气顿消,

沈昆看着他,“做哪一行的?”

这下总算没挨巴掌,

赵伦军老老实实回答,“开了几家店。”

沈昆一脚把他踹倒,“尼玛币的,就你这样还学人家包小三。”

赵伦军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差点吐出来,“我错了。”

沈昆又是一巴掌,“错哪了?”

赵伦军被打的脸上火辣辣的,泪水控制不住流了出来,

沈昆见状,一阵恶心,“玛德,多大人,还他妈会哭了。”

赵伦军低着头,

沈昆:“说说吧,你和叶琳的事怎么解决?”

赵伦军:“我愿意陪叶小姐十万,以后不再打扰。”

沈昆又是一脚,“你当老子傻,给我下套呢。”

赵伦军撑着身体,“没有没有。”

沈昆:“第一次见到你这么恶心的人,手机拿出来。”

赵伦军老老实实交出手机,

沈昆翻了一下,没找到不健康的内容,

正要做个出厂设置,发现有几个音频文件,

随意点开一个,

里面传来声音,

“王主任,过节了,也没什么重礼给您,买了两盒月饼,不知合不合您的口味。”

“老赵,咱们什么关系了,还用这一套。”

话音结束,

赵伦军脸色大变,似乎想要挣扎起来,

又被一脚踹倒,

沈昆接着听第二个音频,还是刚才的男子,

“王主任,这次工程的事,你多费心,这张卡你先拿着,事成之后我另有安排。”

“老赵啊,用不着这样。”

……

剩下的不用听,肯定都是这种音频,

沈昆本来还想着如何善后呢,

对付赵伦军这种人,

打蛇不死,反咬一口,

这下好了,没想到还有这种爱好呢。

嘴里说道,“他妈的,你偷录也不录点有用的。”

本来躺在地上装死人的赵伦军一下子坐起来,装作苦笑,“这些当官的,都是嘴里一套,背地里一套,录不到有用的信息。”

沈昆一边打开蓝牙传输文件,一边道,“今天这个事,怎么解决?”

赵伦军老老实实跪在地上,“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沈昆拉了一个凳子坐在他前面,“草,看来你口服心不服,是不是在心里骂我呢。”

赵伦军马上道,“没有,没有。”

沈昆又给他一个耳光,“你这种人有个毛的信用。”

赵伦军低下头。

沈昆:“就这么把你放了,我有点不甘心,你这种人渣,就该人道毁灭。”

赵伦军连忙道,“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

沈昆:“玛德,还愣着干什么?把欠条拿出来。”

赵伦军:“那个……不好意思,没带。”

沈昆大怒,连扇了几个耳光,“你耍我。”

赵伦军嘴角肿起,“我再写一张还款条。”

沈昆看了他一眼,

拿出纸笔,开始起草还款条,“碰上老子,算你命好,明天把借条给老子送过来。”

1、考公

2022-07-24

2、奇物

2022-07-24

21、余波

2022-07-24

3、命运

2022-07-24

22、突发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5、初动

2022-07-24

6、售价

2022-07-24

24、引擎

2022-07-24

26、老师

2022-07-24

7、面试

2022-07-24

27、扩张

2022-07-24

8、温存

2022-07-24

书评(176)

我要评论
  • 规违法&一片新

    不用违规违法,只要头脑灵活,工作几年跳出来,就是一片新天地。

  • &干大事

    等沈昆背影消失,李平安躺在床上,忍不住感慨,“坤哥真是辛苦了,是个干大事的人。”

  • 不动,&。”

    李平安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嘴里说道,“你这分数,应该没什么问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