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庄的行为当然是不不合法的,证监会查的很非常严格,幸好他们是搭顺车,杀富救济穷人,听完沈昆的计划,祁有音笑了笑:“咱们算不谋而合了。”沈昆望着她,耐心的等待着下文,祁有音:“你明白现在的人工智能很火,上市后公司在这上面做点文章的话,轻则一字板,重则翻几倍。”沈昆沈昆看着她,等待着下文,。...

坐庄的行为肯定是不合法的,证监会查的很严格,

好在他们是搭顺车,

杀富济贫,

听完沈昆的计划,祁有音笑笑:“咱们算是不谋而合了。”

沈昆看着她,等待着下文,

祁有音:“你知道现在人工智能很火,上市公司在这上面做点文章的话,轻则涨停,重则翻几倍。”

沈昆若有所思点头,

祁有音轻笑,“其实,最开始你公司也被人纳入视线范围,后来《虚拟伴侣》势头太猛,他们就放弃了。”

沈昆恍然大悟,目标公司肯定要挑那种有噱头,实际价值不高的。

选择他公司,成本不知道翻多少倍,还不一定能成。

也怪不得祁有音对他这么熟悉,原来有这一层缘故。

“你上次说是天盛集团坐庄?他们是不是经常干这些事”

祁有音:“不是新手。”

沈昆:“董盛文现在的身家应该用不着冒险吧?”

祁有音有点惊讶,“你还知道他?”

董盛文行事低调,虽然是亿万富豪,但不显山不露水,圈外人听过的不多。

甚至天盛集团都没显示董盛文的名字。

沈昆想起了董少阳,“也是偶然听说。”

祁有音也没怀疑,“嗯,你不要小看这里面的利润,天盛能调动的资金起码在十个亿以上,翻一倍是少的,你想想做什么能这么挣钱?”

沈昆:“那我们出多少?”

祁有音伸出一只手,“五千万,我拿一千五百万万,你出三千五百万,利润五五分成。”

说话笑语晏晏,砍起人来,毫不手软,这就是祁有音。

沈昆笑笑:“姐,你这个消息可不值一千万。”

祁有音:“小沈,我这人从来不会漫天要价的,你听我说。”

沈昆点头,

祁有音:“首先是这个消息,知道的人,不会超过一巴掌。”

沈昆好奇,但也不好意思问,“那……消息可靠吗?”

祁有音脸色不变,“是他们的操盘手无意中说漏嘴,被我多方面打听出来的。”

沈昆“嗯”了一下。

祁有音继续道,“看你们公司的发展势头,钱,你应该是不缺的,缺的是时间和人脉。”

沈昆笑:“还是缺钱的。”

祁有音:“这次的事,我不方便出面,由你来操作,到时候,我这边所有的关系资源全部向你开放。”

沈昆心思一动,

祁有音傲然:“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别生气,钱,你虽然挣了不少,但社会地位恐怕还不入流。”

沈昆默然。

祁有音:“当然,一个年轻人做到你这这一步,谁也不能说半个不字,但你自己要有清醒的认识,别被一些浮华眯了眼,在商界,你就是一个小学生。”

沈昆心里涌起一股恼怒,

人总是喜欢好听话,

但他又知道对方说的是实话,

只能转移一下注意力,

平视对方,作倾听状,

祁有音的面部架构,和大明星巩俐有异曲同工之处。

眉眼妩媚含情,鼻子精致秀气。

上半张脸水波盈盈,非常女性化。

下半张脸轮廓硬朗,下巴宽且长,呈苹果状,又有俊美之感。

整体而言,五官舒展外放,大气之美喷薄而出。

也难怪她老公要和她离婚,这种女人娶回家是给自己找罪受。

祁有音见沈昆面容沉静,倒是敬佩他的养气功夫,

“在你们的游戏中,新人是不可能遇到大Boss的,可以有足够的时间打怪升级,现实不讲逻辑,说不定你哪天就碰到倒霉事了。”

“男子汉大丈夫,有钱只是第一位的,但是,光有钱还不行,你平时肯定有所体会,任你身家上亿,来往皆是名流,遇到事情,一个普通办事员就能把你拿捏的死死的。”

“要想活的痛快,就必须往上爬,遇到机会就要抓住,如果没有一颗贪婪的心,做什么都长远不了,你们做互联网的,最爱说的就是搜狐张总,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后悔自己这一年错过的机会。”

……

沈昆听着祁有音在那磨嘴皮子,笑而不语。

祁有音喝了一口茶,总结道:“当然,以你的聪明才干,终有一天会成为大人物,但是,现在有这么一个加速成长的机会,我觉得你应该把握住。”

沈昆点头:“音姐的好意我明白。”

祁有音摇头,“你不明白,或者说你对此没有清晰的概念,可能还在想,我这点资源算的了什么,真要有能量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还是小打小闹。”

沈昆笑,“音姐,你这就冤枉我了,好歹我还是知道的。”

祁有音淡淡笑,“我这点人脉关系可能微不足道,也是我十几年经营出来的。”

沈昆:“这点我相信。”

祁有音看着他,“小沈,我教你一个以后用得着的诀窍,和官场的人来往,要把握一个度。”

沈昆:“正要请教姐。”

祁有音:“具体来说就是只和中层建立亲密关系。”

“中层?”

祁有音点头:“底层的人,可能会坏事,你不能得罪他,但也用不着太重视,毕竟他上面还有领导;一把手官威太重,一般人是吃不消,交往过密,不是好事,宦海沉浮,没有常青树不倒翁,一旦被牵连,就是大锅。”

沈昆问:“那中层呢?”

祁有音:“中层是机关的核心,虽然没有决定的权力,却是一把钥匙,什么事都离不开他们。再说了,做生意,如果不是那块料,就不要想着官商勾结了,能得到一些消息,不被圈子排斥在外,已经是最大的收益了。”

沈昆倒是听得耳目一新,

在他贫瘠的印象中,官商勾结才是常态,

……

祁有音把这些年的一些感悟,半遮掩地向沈昆说了个七七八八,

什么官场的朋友一旦升官,要保持距离,

什么商场竞争你死我活不是常态,既竞争又合作,

什么用人要疑疑人要用,

……

最后,祁有音喝了一口茶,淡淡笑道,“好了,今天就说到这,下次有机会再聊,你要是同意的话,咱们就这么定了,开始组建团队,要是觉得吃亏了,那就当我没说过。”

沈昆端起茶杯,“音姐,不用说了,就按照你说的办。”

一千万对于他来说,算不了什么,能当一个敲门砖,也是不错的。

只当是借给祁有音了,

1、考公

2022-07-24

2、奇物

2022-07-24

21、余波

2022-07-24

3、命运

2022-07-24

22、突发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5、初动

2022-07-24

6、售价

2022-07-24

24、引擎

2022-07-24

26、老师

2022-07-24

7、面试

2022-07-24

27、扩张

2022-07-24

8、温存

2022-07-24

书评(305)

我要评论
  • 认真的&了,多

    李平安:“昆哥,我认真的,怎么说,你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这辅导功课快两年了,多少有点感情,先下手为强。”

  • 罪受。&”

    徐炎甩了一下头发:“昆哥这是典型的家境撑不起理想,能力配不上野心,以后有罪受。”

  • ,看了&做家教

    沈昆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起身道:“你俩忙,我去做家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