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完《黑神话》项目,李强、陈伟见沈昆没别的事,就离开了了,沈昆随即又和《梦幻花园》主要负责人朋友见面,催着一下项目进度,三消游戏技术难度并不大,关键关键在于关卡逻辑,为什么《开心消消乐》一上线就占据大排行榜,曾一度月流水超过22亿人民币,而有的三消游戏,无人问津核心就是玩法和体验,。...

聊完《黑神话》项目,李强、陈伟见沈昆没别的事,就离开了,

沈昆随后又和《梦幻花园》负责人见面,催促一下项目进度,

三消游戏技术难度不大,关键在于关卡逻辑,

为什么《开心消消乐》一上线就霸占排行榜,一度月流水超过2亿人民币,

而有的三消游戏,无人问津。

核心就是玩法和体验,

关卡的难度不是越难越好,也不是无脑爽,闭着眼睛就能过,

合理的难度曲线才是最重要的。

让玩家一直处于心流状态,保证他们的学习和体验,保证他们对游戏持续的依赖。

而且,难度曲线并不是设计出来的,是根据玩家的反馈不断进行调整。

……

可以说,关卡难度是三消游戏的第一个堡垒。

另一个就是任务量,即关卡数,

三消游戏的关卡并不是很多人想象中的自动生成。

而是一关关经过策划的手摆出来的。

其中的工作量可想而知。

……

各大厂家一直在追寻一些自动生成关卡的算法。

但是,目前而言,没听说谁家有靠谱的技术。

《开心消消乐》的几千关背后是策划的时间杀,

但这两点对于致命武力来说,都不是问题,

关卡可以自动生成,难度曲线根据数据反馈进行调整。

这样一来,制作时间被大大缩短。

再加上《生死闯关》(表面是解密,实质就是消除)的经验可借鉴,

按照负责人的说法,下个月就能发布Beta测试版本以及正式版本的封闭测试,为上线做准备。

……

《梦幻花园》之后,便没有别的事了。

《十二乐坊》《潜伏之北国风云》两个项目在公司内网发布立项通知,在人们心中又激起不小的波澜。

如果说《生死闯关》还只是碰运气,

那《十二乐坊》和《潜伏》被看中。

就很说明问题了。

公司对于员工的上进并不阻止,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是鼓励,

从而又引发新的暗流。

……

沈昆对这些并不了解,

通过这次项目的筛选,他明白一件事,不能苛求每个人都有破釜沉舟的勇气,

要允许投机取巧的人存在。

《十二乐坊》两个项目的负责人勇气上确实不如王奇果敢,但并不代表两个人的水平就很低。

……

本来打算和林姜姜一起吃饭,半路接到祁有音电话,介绍朋友给他认识,

沈昆只能单身赴宴,祁有音准备这两天把钱交给他,所以他对她的信任还是有几分的。

到了地方,才发现并不是私人聚会计而是一次行业交流会。

人头攒动,个个衣冠楚楚,间有俊男美女。

在祁有音的带领下,沈昆又结识了两个朋友,

一个是岑蓝,商界女强人,气势很足,

一个是郝从容,妇联的女干部。

第一次见面,自然不会聊太深入的话题,

知道沈昆是做游戏开发的,两人都没什么概念,只能泛泛而谈。

祁有音打破尴尬,“……你们别看小沈年轻,做生意可是厉害的很……”

这个时候,就显得领路人有多重要了。

如果沈昆自己吹嘘,不但不会让人尊重,甚至会觉得非常没礼貌。

而经过祁有音的介绍,少年英才的印象一下子立了起来,

“身家上亿”的作用才能更好发挥。

……

中彩票的五百万和做生意的五百万,完全是两种概念。

但是,如果做生意的愿意搀扶一把中彩票的,那中彩票的就能迅速脱离原来的阶层,向上攀升。

……

郝从容笑了下,“还真是英雄出少年,沈先生让我大开眼界……不过,有音,你这么卖力推销,是不是有别的想法?”

祁有音自然不会被这点问题难住,“想法肯定有,小沈现在还是单身,你身边如果有合适的姑娘,不妨帮着介绍一下。”

岑蓝娇笑一声,“呦……”

沈昆的神色没有任何改变,仿佛几人说的不是自己。

说了一会闲话,岑蓝低声道,“对了有音,听说老周和老杨为了你闹翻了。”

祁有音撇嘴:“两人之前就有矛盾,老周抢了老杨一个项目,让其大为恼火,为了避免闲话,就把责任推到女人身上。”

郝从容不满:“这也太不是东西了。”

祁有音语气淡定,“习惯了,两人每隔几个月都要吵一次,不用外人劝解,就能自己和好。”

……

沈昆心想是不是杨大成和周胖子,不过他和两人只有一面之缘,也不方便问话。

等到岑蓝和郝从容有事离开,祁有音拉着他在一旁坐下,仔细介绍,

“郝从容虽然是妇联的,但丈夫是区领导,很多人都给她面子,如果有什么事摆不平,可以试着找她帮忙,她这个人最喜欢古典文学,每天愁啊怨的,你这个大学生应该和她有共同话题。”

沈昆愣了一下,

还以为喜欢珠宝名牌的,没想到是文艺女青年。

祁有音继续道:“岑蓝……你和她打交道时,要留一个心眼,”

沈昆好奇:“怎么了?”

祁有音看着他,

祁有音:“就在我们合作的前一天,岑蓝在公司内部发布了一份《处分决定》和《声明》,宣布开除自己的前夫、公司董事长常勇。”

沈昆愣住了,

这女人有点虎,

“那个,岑总是做什么的?”

祁有音:“之前做钢材生意的,后来做投资,两人算是患难夫妻。”

沈昆问:“现在公司谁掌握着?”

祁有音:“现在正在分割财产,我们私下说过,岑蓝通过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43.14%的股权,而她前夫常勇在公司的持股比例仅为12.8%。”

沈昆点头,“没想到岑总还有这么烦心事,刚才一点没看出来。”

祁有音笑,“我认识她十几年了,如果不了解详情,肯定也猜不到。”

沈昆:“她公开发布声明,岂不是两败俱伤?”

这种东西一出,对公司形象就是严重打击。

他也是心有戚戚,夫妻闹到最后竟然如此下场?

能让岑蓝翻脸的原因只有一个,男方管不住下半身。

想想自己,玩女人归玩女人,可不能重蹈覆辙。

祁有音叹气,“这是没办法的办法,两人做出一番事业后,岑蓝便放弃工作,回家相夫教子去了,常勇把持公司十几年,上上下下都是他的人,如果没点非常手段,仅凭离婚想掌握主动权,那是痴心妄想。”

1、考公

2022-07-24

2、奇物

2022-07-24

21、余波

2022-07-24

3、命运

2022-07-24

22、突发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5、初动

2022-07-24

6、售价

2022-07-24

24、引擎

2022-07-24

26、老师

2022-07-24

7、面试

2022-07-24

27、扩张

2022-07-24

8、温存

2022-07-24

书评(369)

我要评论
  • 徐炎冷&比天高

    徐炎冷笑:“你看他报的岗位,监察局,不用想就知道竞争有多激烈了,心比天高啊。”

  • 不住辛&苦。”

    徐炎摇头晃脑,把臭袜子从床垫下拿出来准备去洗洗,“辛苦有什么用,这世界最大的悲哀就是回报对不住辛苦。”

  • 快两年&感情,

    李平安:“昆哥,我认真的,怎么说,你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这辅导功课快两年了,多少有点感情,先下手为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