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祁有音所讲,沈昆再回忆自己,也没同甘共苦的合作者,貌似不需要怕将来撕破脸皮。但也并不之意着也可以高枕无忧。财产分割也不是调笑的。……正思量着,突然忆起一个问题。祁有音为什么光是详细介绍这两人给自己认识了,莫不是有别的意思?抬起头看了几眼,两人会视一笑。祁有但也并不意味着可以高枕无忧。。...

听完祁有音所讲,沈昆回想自己,

没有同甘共苦的合作者,倒是不用担心日后翻脸。

但也并不意味着可以高枕无忧。

财产分割不是说笑的。

……

正思忖着,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祁有音为什么单单介绍这两人给自己认识,

莫非有别的意思?

抬头看了一眼,

两人会视一笑。

祁有音:“小沈,我了解过,你没做过金融这块业务,仓促间想要找个信得过的操盘手不是易事,岑蓝的公司正好对口。”

沈昆“哦”了一下。

祁有音:“当然,我只是建议,用不用,怎么用,你自己决定。”

沈昆明白了,“嗯。”

岑蓝现在一头乱麻,

虽然把前夫赶下台,但想掌握公司,没点外力相助是不行的。

只要价钱合适,拉她下水不难,

钱字当头,无所顾忌。

祁有音害怕得罪董盛文,

岑蓝可不怕,

或者说,怕也没办法,先过眼前这关再说,

祁有音:“郝从容那边,我觉得可以让她参一股,我俩认识多年,是个可以深交的人。”

沈昆笑:“你不是说过要和领导保持距离吗?”

祁有音:“郝从容算什么领导,她自己就是扯着虎皮做大旗,咱们就更隔了一层。”

沈昆:“看着她年纪不大,怎么就是领导夫人了?”

祁有音笑了一下,“这就说来话长了。”

沈昆:“不急音姐,我们坐下慢慢说。”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祁有音慢慢开口,“从容之前是个记者,三十多岁了还没结婚,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老公。”

“二婚?”

祁有音点头:“是的,当时刚离异没多久,两人郎有情妾有意,认识半年就结婚了。”

沈昆:“怪不得呢。”

祁有音继续道:“之所以介绍从容,不仅是我们以前认识,更关键是考虑到她老公的官声可以。”

“清廉?”

祁有音摇头笑:“政绩平平,仕途无望,没有贪腐的名声。”

沈昆顿时明白了,

没有贪腐的名声,合作起来可以放心不会被对方连骨头吞下去,

政绩平平就不会有太多想法,虽然升不上去,却也不会突然倒台。

祁有音:“当然,一切主动权还在于你,和谁合作,不和谁合作,我通通不管,这件事全部托给你,过几天钱到账,你就可以开始了。”

沈昆:“你不怕我亏了?”

也幸亏是祁有音有礼数,把钱交给他。

如果反过来,他可没那个胆子,毕竟两人才见过几面。

祁有音笑:“怕,怎么不怕,我这一千万亏了,下半辈子要喝西北风了。”

沈昆自然知道对方开玩笑。

祁有音虽然因为离婚而导致元气大伤,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只看她来往的朋友,就知道自身实力还在王父之上。

祁有音继续道,“接下来,我不参与任何事情,但所有的财务信息都要向我开放。”

沈昆点头:“这是应该的。”

祁有音见状松了口气,笑道,“你能不怪我胆小就行,这件事就由你抛头露面。”

沈昆也笑:“交给我。”

他对董盛文不了解,也感受不到他的威慑力,不知道虎口夺食究竟有多严重?

看祁有音的态度,还是小心为上。

说完了正事,祁有音随口道,“听小曦说,你聘了她?”

沈昆:“还要感谢音姐的介绍。”

祁有音道:“你这个感谢我收下了,小曦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沈昆:“原公司的事处理的怎么样了?我问她,她说没事。”

祁有音笑了下,“你不用为她担心,这点小事算不了什么。”

沈昆:“那就好,我还怕她顾忌什么,不好意思开口。”

祁有音“嗯”了一下。

安若曦做的事自然不好向沈昆托出,

自从三太来接手公司,双方撕破脸。

安若曦自然不会坐以待毙。

整理了一份内容翔实的公司历年在老板指挥下偷漏税和私设小金库的资料。

果然让对方投鼠忌器。

有了妥协的意思。

安若曦趁机提出自己的条件,“按照规定给自己补偿金,以及按时偿还供应商和银行的借款。”

当时祁有音也非常不解,

第一条倒没什么,为自己争取利益。

另一条就有点烂好人的意思,既然要离开公司了,管那么多闲事干嘛。

三太太作为大宅院的人,想接手一家公司,纯粹是天方夜谭。

弄不好就会出事,业务受影响。

到时候,让供应商和银行上门催账,正好给三太太一个难堪,出口恶气。

安若曦却有自己的道理,

银行贷款除了看公司实力,承办人的信誉也很重要,如果不把她经手的贷款结清,虽然公司受影响,对她个人来说,也是砸牌子的事。

至于供应商的货款就纯粹是慷他人之慨,公司出钱,她收获感激。

祁有音听完,很是佩服,

如果不是这次她推荐给沈昆,欠了一个大人情,安若曦绝不会把这些隐私说出来的。

对于新老板,就更不能说了。

所有手段都是对付老板和公司,那谁还敢要你?

祁有音当时还笑着说,“小曦,本来我还担心沈昆聘你会不会有鬼心思,这下我就放心了,你多抓点他把柄,作为要挟和自保。”

没想到安若曦叹口气,“这种事就是双刃剑,伤人又伤己,如果不是三太太过分,想对我赶尽杀绝,我也不可能拿出这种东西,一旦传出去,我的名声就坏了,再说了,这种东西的作用,并没有想想中的大。”

“嗯?”

安若曦:“像沈昆这样白手起家的创业者,天生就带有匪气,根本不怕这点威胁,很可能是鱼死网破。”

祁有音惊讶:“这……”

安若曦:“他们那种人疑心很重,害怕被人抓住把柄,一而再再而三被敲诈,不如拼死一搏,大不了公司赔钱挨罚,我作为承办人估计就要进去了。”

祁有音缓缓点头,

这倒也是,

公司本来是受害者,再加上处于强势一方,和地方上的关系盘根错节。

一个员工想和它斗,无异于与虎谋皮。

说不定被公司老板反咬一口“不知情,都是经理一个人干的。”

……

安若曦的手段也就是吓吓没见过世面的三太太。

1、考公

2022-07-24

2、奇物

2022-07-24

21、余波

2022-07-24

3、命运

2022-07-24

22、突发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5、初动

2022-07-24

6、售价

2022-07-24

24、引擎

2022-07-24

26、老师

2022-07-24

7、面试

2022-07-24

27、扩张

2022-07-24

8、温存

2022-07-24

书评(219)

我要评论
  • 境撑不&罪受。

    徐炎甩了一下头发:“昆哥这是典型的家境撑不起理想,能力配不上野心,以后有罪受。”

  • &得挺多

    李平安看了他一眼,“你丫的,一句一句的,懂得挺多。”

  • 规违法&,只要

    不用违规违法,只要头脑灵活,工作几年跳出来,就是一片新天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