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建生走后,沈昆沉思了下,许建生话里话外的意思仅有一个,希望能能拿下“元界”项目的主导权,并透漏出“男主外男主内”的想法。手下人不可能会团结一致一门心思,他早有预料中。如何达到平衡是每一个领导者都要面对自己的。很聪明药提升的而已智商,而也不是智慧,因为沈昆也没办法在手下人不可能团结一心,他早有预料。。...

许建生走后,沈昆思索了下,

许建生话里话外的意思只有一个,希望能拿到“元界”项目的主导权,并透露出“男主外女主内”的想法。

手下人不可能团结一心,他早有预料。

如何平衡是每一个领导者都必须面对的。

聪明药提高的只是智商,而不是智慧,所以沈昆也只能在摸索中前行。

好在他和一般创业者不一样,不用害怕万一失败了怎么办?

有黑科技在手,失败一百次,也可以东山再起。

……

沈昆到了地方,发现美女早早在那等候。

看了一眼,没失望,走了过去,

“依依?”

“嗯……铭哥?”

“我是铭羊羊。”

对上暗号,两人马上熟悉起来。

依依看起来比屏幕上还要漂亮一点,五官精致,肌肤吹弹可破,胸器逼人。

沈昆怀疑,她可以把胸放在桌子上。

依依笑道:“铭哥,想不到你现实中这么帅?”

沈昆要了一杯咖啡,“哈哈,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是个糟老头子。”

PK比赛后,他和美羊羊的关系没有太大进展,依旧是大哥和主播。

反倒是依依,加了微信后,双方觉得都很顺眼,就约出来见个面。

依依抿嘴笑,“没有,我想像中的铭哥应该是气度不凡,雍容尔雅的中年人。”

沈昆:“那现在是不是很失望?”

依依瞟了他一眼,“没有,是更开心了。”

沈昆被看的心痒痒,

最近一段时间,身边没个人陪着,很是寂寞。

liya把他甩了,不知去向。

林姜姜父亲病重,一个月前请假回家,带着沈昆给她的两百万,渐渐少了联系。

古丽娜油盐不进,加上工作太忙,进度缓慢。

……

自诩渣男的他,竟成了孤家寡人。

幸亏服用聪明药带来的超神体验,抑制了蓬勃的欲望。

不然的话,还不知道怎么度过这段煎熬的时光。

……

这也是他为什么经不住诱惑,微信上一聊骚,就决定线下见面的原因。

“依依,你做主播多久了?”沈昆开始无话找话。

依依捋了一下头发,瞟过沈昆手上的劳力士,笑道,“有一年多了。”

“怎么想起做这个的?”

依依笑了下:“我读完初中就出来了,先做餐厅服务员,后来和朋友一起去电子厂做了几个月,工作实在枯燥了,我觉得太压抑就辞职了。”

沈昆看着她。

怪不得总感觉她很成熟,原来不是温室花朵。

依依继续说道,“辞职后就到处打打临工,做过网拍模特……”

“模特?”

依依点头,“比如CJ的Shower Girl、活动的礼仪、模特、寄拍……偶尔也会去接一下线下探店的通告,比如网红餐厅、展览什么的。”

沈昆好奇:“做这个……能挣多少钱?”

“大部分是置换,偶尔也会有几百块。”

沈昆很是佩服:“你这个……很厉害。”

依依笑:“说句不要脸的话,只要长得好看,在上海这地方,不愁养活自己,有各种需要好看女生打零工的地方,白天桌游吧女仆,晚上夜店气氛组……后来有朋友建议我,为什么不去搞主播,做网红呢,去年就在斗鱼注册了账号。”

沈昆问道,“那个……夜店气氛组是什么?”

依依粉丝惊讶,大大的眼睛看着沈昆。

沈昆有点不好意思,“你别这样看我,我很少去夜店的。”

依依恍然:“怪不得呢,刚见面我以为你是个玩咖,后来看你打扮又觉得不像。”

沈昆好奇:“现在呢,你觉得我是做什么的?”

依依摇头,“猜不出来,说富二代吧,又不太像。”

沈昆笑笑,继续道,“气氛组是什么?”

依依:“你知道,一个女生去蹦迪,既不安全也很无聊,于是便有了气氛组,工作也很简单,就是每天在夜店舞池里呆着,时间一般是22点—2点。”

沈昆不知道说什么好,

见面之前,没想到妹子的阅历这么丰富,

想上床的心思就淡了很多。

这种人,不好把握。

嘴里干巴巴说道:“你这,一步一个脚印……挺好的。”

依依看了他一眼,笑道,“我也觉得还可以,起码能养活自己,收入比在厂子里高许多。哈哈,当初我辞职的时候,朋友都劝我别好高骛远,老老实实找份工作,不然的话,这辈子就废了,但现在看看,混得也还行。”

沈昆:“行的不是一点,做了主播,成了网红,事业更上一层楼。”

依依闻言,半是撒娇半是埋怨道,“人家为了PK赛准备了那么久,都被你搅和了,一个月心血白费,你要赔。”

沈昆看她浪起来的样子很是吃不消,连忙道,“赔,一定赔,就怕你不敢要。”

依依挺了挺自己的36e,眼波流转,媚意横生,“不准打我坏主意。”

沈昆:“听你这话的意思……很多人打你坏主意。”

依依“哼”了一下,“你们男生想什么,那不是明白着么。”

沈昆顺杆子爬,“那你看看我在想什么?”

依依终究是女人,在男人的厚脸皮下败下阵,“……你在想骨头吃。”

“好啊,敢骂我是狗”,沈昆伸手去挠她,

依依笑着躲开,

两人闹了几下,终究是女人体弱,

被男人一把抓住手。

约会第一任务就是身体接触。

依依脸带红晕,看了看四周,挣扎了下,“快放开。”

沈昆不理她,“说吧,该怎么惩罚你?”

依依眼珠一转,“那就罚我把这杯水喝了。”

沈昆:“这样太便宜你了。”

“人家是女孩子嘛”,依依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

沈昆心下一荡,

还真是个小妖精。

“那就和昨晚的事一笔勾销。”

依依连忙摇头,撒娇:“不行,不行,你害我一周不能直播,你要陪。”

“要怎么赔?”沈昆握住对方小手,感觉细腻嫩滑。

“看你诚意。”

沈昆沉吟一下:“那好,我送你个礼物,补偿一下昨晚的损失。”

依依闻言,反抗力度小了很多,“什么礼物?”

沈昆:“看了就知道。”

依依:“那你保证不欺负我。”

“欺负你的话,我是猪。”

—————————

1、考公

2022-07-24

2、奇物

2022-07-24

21、余波

2022-07-24

3、命运

2022-07-24

22、突发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5、初动

2022-07-24

6、售价

2022-07-24

24、引擎

2022-07-24

26、老师

2022-07-24

7、面试

2022-07-24

27、扩张

2022-07-24

8、温存

2022-07-24

书评(377)

我要评论
  • 大学四&了,连

    大学四年,匆匆而过,别说女朋友了,连个女性朋友都没几个。

  • ,扭头&,你怎

    李平安忍住笑,“这样啊”,扭头问道,“昆哥,你怎么看?”

  • 学习不&吃躺平

    他虽然学习不行,混吃躺平,但是看人还是有一番眼光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