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了电话,沈昆想了想,严禁头绪,打给祁有音,“音姐,董春阳你认识了吗?”祁有音:“我明白,董志华二儿子。”“果真是他”,沈昆早有预料中,“那你明白他做什么吗?”祁有音:“国外出国留学回去,学人家做风险投资,董志华给他一个亿,这些年所以败的差不多了。“果然是他”,沈昆早有预料,“那你知道他做什么吗?”。...

挂了电话,沈昆想了想,不得头绪,打给祁有音,“音姐,董春阳你认识吗?”

祁有音:“我知道,董盛文二儿子。”

“果然是他”,沈昆早有预料,“那你知道他做什么吗?”

祁有音:“国外留学回来,学人家做风险投资,董盛文给他一个亿,这几年应该败的差不多了。”

沈昆:“纨绔子弟?”

祁有音:“倒也算不上,就是能力一般吧。”

沈昆回想一下自己见到的三兄弟,好像没有特别突出的。

董安阳傲慢,董春阳平庸,董少阳好色……

真是虎父犬子。

“这么说,董家就没有拿得出手的后辈?”

祁有音笑:“你这话要是传出去,让董盛文情何以堪。”

沈昆:“董家有一个厉害的就可以了。”

祁有音感慨,“可惜你猜错了,董家还有个大小姐,商业奇才,不是吹出来的那种,有真材实料,从小跟在董盛文身边长大,大学的时候创立了一家验证码公司,后来几千万卖掉。”

沈昆:“那她现在负责什么?”

祁有音:“四年前因为感情问题出国留学,到现在也没回来。”

沈昆:“董盛文还真是幸运,”

“对了,你问这个干嘛?”

沈昆:“董春阳给我联系,想投资。”

祁有音:“他鼻子倒是灵,什么条件?”

沈昆:“估值五个亿。”

祁有音撇撇嘴,“想的倒是挺美,他这是抢钱。”

沈昆:“我没答应他,不过他后来说了一些话。”

“什么?”

沈昆说了一下,

祁有音听完有点惊讶,“我最近一直忙着别的事,没怎么看新闻,你先别急,我打听打听。”

沈昆:“音姐,麻烦你了。”

祁有音:“自家的事,别见外。”

挂了电话,沈昆复盘了一下最近的行为,感觉还可以。

就像他说的,公司经营,没什么问题,按章纳税,合法合规。

不过,那个五千万买进711股票,顺水摸鱼的行为,会不会有问题。

如果从法律上讲,肯定连违规都算不上,

就怕有人借此搅和。

有时候,权力还是很任性的。

别说有理由,没点理由都能把你整进去。

想到这里,沈昆立马打电话给表妹,

“现在什么情况?”

“股价持续低迷”,表妹的声音从另一边传过来。

沈昆问:“亏多少?”

表妹:“有两千多万。”

沈昆:“有上涨的趋势吗?”

表妹:“没有,沈总,你那个消息准确吗?”

沈昆放下心来:“放心吧,再等等,很快就会迎来转机。”

表妹:“反正是你的钱,你说了算。”

沈昆放下电话,觉得不保险。

想了想给何父打电话,今晚想去拜访他一下,不知道有没有时间。

何父应该是猜到他有事,沉吟一下,没有拒绝。

沈昆略微放下心,

以何父的身份,如果有人想整他,肯定会听到一丝风声。

他既然不避嫌,说明问题不大。

要么是假的,要么说明动手的人身份不行。

思绪开始飘忽不定:

祁有音是不是一个圈套?

当时被对方美色诱惑,没想太多,再加上她打了一千多万到自己卡上,又是给自己介绍人脉,就从没怀疑过她。

现在想想,整个“711行动”好像是她提前计划好的?

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致命武力公司?

沈昆想想,也只有自己的公司能让人起心思。

岑蓝是受害者还是合伙?沈昆查过她的信息,确实是祁有音说的情况。

这样一来,安若曦是不是也值得怀疑?

liya离职有没有内幕?

……

沈昆摇摇头,连忙把思绪收回来。

真这么推测下去,身边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祁有音那边应该问题不大。

毕竟合作的事是她先提起的,甚至连操盘手都是她的朋友,自己除了出点钱,基本上没参与过。

祁有音的作用比自己还大。

再说了,即使事情败露,这点事又算得了什么?

除了惹怒天盛集团,连内幕交易都算不上。

股票市场,百分之九十的玩家都在道听途说(小道消息)中买卖股票。

如果这都算违法,那干脆关了市场。

想到这里,沈昆突然想到自己关心则乱,

不应该给祁有音打电话,说不定会暴露了目前处境。

本来没什么事,别人还以为自己心虚。

如果祁有音起了别的心思,那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

电话响起,沈昆接起来,“喂,音姐。”

祁有音:“小沈,我打听过了,《梦幻花园》的投资人没有什么出名的,当然不排除有匿名股东的存在。”

沈昆:“这么说是董少阳虚张声势?”

祁有音:“这个我也说不准,他们这些富二代,喜欢用模棱两可的话让受众误会,从而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沈昆点头,

祁有音继续道,“不过,最近你还得小心一点,免得真被人抓住把柄。”

沈昆:“谢谢音姐。”

祁有音:“跟我客气啥,姐的一千万还在你手里,亏了,我可要喝西北风。”

沈昆笑笑,“说起来,711的股价一直在跌,我们要不要补点仓?”

祁有音:“别,现在已经引起天盛怀疑,要是再入场大笔资金,恐怕就要面对面厮杀了,你别忘了自己的目的,挣钱只是附带的,主要是拉拢郝从容她们,别做有风险的事。”

沈昆听这一番肺腑之言,放下心来,

祁有音应该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那好,听你的。”

祁有音:“没别的事,我就挂了。”

“嗯”,沈昆放下手机,放松下来。

果然是历练不够,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会让自己草木皆兵。

不过,这也是一个商人的本质。

几十年商海沉浮的老狐狸遇到事也是害怕、忧虑,只是人前伪装的好。

……

既然这样,那晚上去找何父就不用说这些事了。

平白让人看轻。

谈点别的事,拉近一下关系。

不然的话,平时不烧香,临时拜佛脚。

很容易惹人厌烦。

————————

最近调整一下思路,情节有点平淡了。

1、考公

2022-07-24

2、奇物

2022-07-24

21、余波

2022-07-24

3、命运

2022-07-24

22、突发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5、初动

2022-07-24

6、售价

2022-07-24

24、引擎

2022-07-24

26、老师

2022-07-24

7、面试

2022-07-24

27、扩张

2022-07-24

8、温存

2022-07-24

书评(273)

我要评论
  • 惊人,&过四五

    当然,别看这里貌不惊人,破归破,随便一套房子就超过四五百万。

  • &听到沈

    李平安听到沈昆这么说,笑了一下,“那倒也是,飞哥没问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