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界的威胁,大家都能看见。有人无动于衷,赌“元界”不可能会失败。这么大的项目,小公司更本不行啊。有人copy思路,反向破除,准备好在同领域一较高下。更有创业公司把目标瞄准目标到这里,想看一看有也没机会。毕竟,混乱不堪是快速进步的阶梯,想浑水摸鱼的人他不在少数。…有人无动于衷,赌“元界”不可能成功。这么大的项目,小公司根本不行。。...

元界的威胁,大家都能看到。

有人无动于衷,赌“元界”不可能成功。这么大的项目,小公司根本不行。

有人copy思路,反向破解,准备在同领域一较高下。

更有创业公司把目标瞄准到这里,想看看有没有机会。

当然,混乱是进步的阶梯,想浑水摸鱼的人不在少数。

……

很快,致命武力公司就体会到来自同行的敌意:

先是有员工陆续跳槽,甚至连《黑神话》的主创人员都有离职,让项目组手忙脚乱。

正值关键时刻,项目组是一个萝卜一个坑。

缺了谁都得混乱一阵。

随后挖来的一些技术人员被原公司起诉不正当竞争,HR被骂的狗血淋头,挖人前不做尽职调查。

这还只是公司内部的矛盾,

网络上也掀起一股邪风,

有游戏公司出面指责《生死闯关》粗制滥造,影响行业形象,肆意挖人,破坏行业风气,整一个行业蛀虫。

还有玩家调侃《梦幻花园》氪金太甚,家庭主妇沉迷其中,影响夫妻关系,破坏家庭和谐。

……

如果这些还只是癣疥之疾,那有些报道就是心腹大患了。

网络大v出面指责《虚拟伴侣》游戏内容不健康,容易造成不良影响。

如果年轻人都在游戏内谈恋爱,势必会造成现实中落差太大。

并给出了几组不靠谱数据:几个婚恋网站的注册会员最近几个月呈下降趋势,而这几个城市,《虚拟伴侣》的玩家数量也是最多的。

……

沈昆看着安若曦拿过来的资料,皱了一下眉,“我知道了。”

安若曦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最近公司动荡,说闲话的很多,加上外界影响,想必老板的压力很大。

她有心安慰几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沈昆看出她的意思,笑了笑道,“没事,你去忙吧。”

安若曦点头:“好的。”

等对方出去,沈昆拿出手机想打几个电话,按了号码却又放下了。

这几天事情突如其来,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这就是根基太浅的原因。

放在一家老牌公司,些许议论算得了什么?

那么多游戏天天荼毒未成年,大家骂归骂,公司该挣钱照样挣钱。

虽然致命武力一直对外宣传,《虚拟伴侣》是“通过游戏唤起内心浪漫,从而鼓励玩家在现实中迈出勇敢一步。”

实质上会不会起相反作用?

谁也不知道。

目前来看,还只是小风波。

但沈昆感觉幕后有黑手,不然的话,不会这么集中爆发。

很多事一开始都是小事,被有心人自己利用,就成了大事。

正在这时,电话响起。

沈昆拿起来看了一下,陌生号码,本来不想接,看到尾号123456,

想了想,接起来,

还没说话,对面就传过来一个声音,“沈总,打扰了。”

沈昆问:“你是……”

“哈哈,不请自来,请见谅,我姓董,董春阳,目前经营一家投资公司。”

沈昆:“董先生有什么指教?”

董春阳:“是这样的,沈总,不知道最近有时间没有,想请你出来吃个便饭。”

沈昆感觉到来者不善:“不好意思,董先生,这几天比较忙,有什么可以在电话里说?”

董春阳丝毫不以为意,“那好,沈总,我就直说了,我这边是做风险投资的,不知道你们缺钱不缺?”

沈昆问:“什么条件?”

董春阳:“我给你估值五个亿。”

沈昆“嗯”了一下,“我考虑考虑。”

游戏公司虽然不能按照互联网公司几十上百倍的市盈率估值,但五个亿还是太低。

董春阳笑了下,“沈总最近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沈昆:“是你?”

董春阳大笑:“哈哈,千万别误会,我前几天才知道你们公司,如果愿意的话,我可以做个中间人调停一下。”

沈昆问:“是谁?”

董春阳解释:“听说前段时间你们把一家创业公司的制作团队都挖空了,好像是《梦幻花园》……这本来没什么,正常商业行为,但是《梦幻花园》卖的太好了,投资人很不满意。”

沈昆:“这样啊。”

董春阳:“夺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这个仇结大了,有人放出风来,要给你点颜色看看。”

沈昆问:“这么说,投资人来头不小?”

董春阳笑:“名字,我不方便说,跟市里领导关系很近,你要是不想别的办法,恐怕不好过关。”

沈昆:“我知道了。”

法治社会……

董春阳道:“别掉以轻心,现在还只是舆论宣传阶段,马上就会有人举报你们偷税漏税、涉黄违法、恶意竞争等,一步步来。”

沈昆笑了下。

董春阳:“要不是你们《黑神话》视频引起不小动静,让人投鼠忌器,现在你就知道什么叫市场经济了。”

沈昆:“公司经营这方面,我还是有信心的,行的正,立得直。”

董春阳:“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找个由头送你进去住几天,即使最后查清,什么事也没有,公司恐怕也黄了。”

沈昆语气平静:“法治社会,还不允许有人颠倒黑白。”

他自然知道其中险恶,不说别的,看看前段时间新闻媒体曝光。

当然,知道归知道。

不能在对方面前露怯。

输人不输阵。

董春阳:“哈哈,既然这样,我就不做恶人,你考虑考虑。”

沈昆:“不管怎么,还是谢谢你的消息。”

董春阳笑道,“举手之劳而已,别把我当趁火打劫的就行,之前的建议,你不再考虑一下?”

沈昆:“说哪去了,我岂能不识好歹,只是公司不缺钱,暂时没有融资的打算,以后有机会的话,再合作。”

董春阳:“行,我明白了,买卖不成仁义在,有需要打我电话。”

————————

1、考公

2022-07-24

2、奇物

2022-07-24

21、余波

2022-07-24

3、命运

2022-07-24

22、突发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4、游戏

2022-07-24

5、初动

2022-07-24

6、售价

2022-07-24

24、引擎

2022-07-24

26、老师

2022-07-24

7、面试

2022-07-24

27、扩张

2022-07-24

8、温存

2022-07-24

书评(183)

我要评论
  • &作几年

    不用违规违法,只要头脑灵活,工作几年跳出来,就是一片新天地。

  • &你俩忙

    沈昆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起身道:“你俩忙,我去做家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