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话说,庆阳郡主的面容是时景十七七岁上中学时的模样,那眼前这位娇艳欲滴的美丽的淑妃娘娘,则与不久之前的她长得很像。毕竟但是有差别的。二十六岁的时景间谍在灯红酒绿的歌舞厅,终日里接触到的也不是毒贩是地痞流氓,不然的话是瘾君子,其中非常危险等级最高的竟然是当然还是有区别的。。...

如果说,庆阳郡主的面容是时景十六七岁上中学时的模样,那眼前这位娇艳美丽的淑妃娘娘,则与不久之前的她长得很像。

当然还是有区别的。

二十八岁的时景卧底在灯红酒绿的歌舞厅,整日里接触的不是毒贩就是地痞流氓,要不然就是瘾君子,其中危险等级最低的居然是那些觊觎她姿色不怀好意的男人。

身处是非漩涡,为了自保,从头顶到脚趾头都长满了心眼,自然免不了疲惫与沧桑的模样。

可身在富贵锦绣中被众星捧月着的淑妃娘娘,不止容貌年轻,连眼神都充满了少女感。

但此刻,时景来不及感慨人与人、命与命的不同。

庆阳郡主死在了庆宫。所以,若是有什么线索留下,也一定是在这里!

她珍惜这次入宫的机会,也想要尽可能地利用好它,多获取一些信息,希望可以从中筛选到有用的消息。

“小姨,小祁呢?他怎么不在?”

淑妃忙道:“祁儿被汇英楼的大人们请过去说事情了,一时半会儿恐怕回不来。要不然,我就让他带你去御花园里四处逛逛,看看你能不能想起点什么来。”

她一脸心疼的模样:“虽说不管想不想得起来,你都是小姨的好小景,可我还是希望你能记起过去的事。这里,有我们太多的回忆。”

时景轻轻地笑:“会想起来的。”

她福了一身:“时辰不早了,我得去长生殿候着。小姨,那我先走了,改日再来看望您。”

淑妃娇里娇气的,但在大事上却不含糊,陛下要驾临长生殿用家宴,就算时景再得宠,总也不能让陛下等着她。

她万般不舍地摆了摆手:“好,去吧!”

时景行了个礼,便领着樽儿离开了大殿。

空阔却又飘散着袅袅香烟的春澜殿中,淑妃娘娘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比起刚才光彩照人的模样,此刻居然满脸都是倦意。

大宫女连忙递上了毯子和手炉:“秋凉甚了,娘娘的身子要保暖,刚才怎么撇下了手炉不用?”

淑妃撇了撇嘴:“小景在,我怎好叫她见到我病怏怏的样子?”

大宫女低声说道:“可惜郡主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淑妃似也觉得很是可惜,不过很快,她又高兴起来:“她刚才唤祁儿小祁,这份亲近是本能呢。哼,就算小景什么都不记得了,她也还是站在我和祁儿这边的!”

她摆了摆手:“让小厨房将小景素来喜爱吃的东西都做好装起来,等她出宫的时候就让她带回去。”

“是。”

……

刚出春澜殿,时景便停住了脚步,皱着眉头回头望了几眼。

樽儿问:“郡主怎么了?”

时景低声说道:“在里面时不觉得,一出来才发现今儿的天色有些凉。”

樽儿忙道:“淑妃娘娘生七皇子的时候拉下了病根,得了寒症,特别怕冷。每年一过立秋,春澜殿的银霜炭就烧起来了。殿内暖和,所以出来了才会分外觉得冷。”

“原来如此。”

入了秋的早晚确实有些凉了,但现在正是晌午,远没有到冷到需要烧炭的程度。

看来,淑妃娘娘的寒症不轻……

时景又问:“对了,刚才我还闻到了很特别的香味,只是我对熏香不太了解,樽儿可知道那是什么香?”

樽儿这倒是有些愣住了:“香味?那我倒是没有留意。如是郡主喜欢,等会儿我再过来问问吧。”

时景忙摆了摆手:“那倒是不必了。”

她只是猜不到淑妃娘娘屋子里的香味像什么,随口问一句罢了,并不是喜欢。

这时,樽儿笑着说道:“这会儿还早,离午膳还有些时间,郡主要不要到处逛逛?淑妃娘娘说得对,您自小在宫里长大,看到这些熟悉的景物,说不定会对您的记忆有所帮助呢!”

时景正有此意。

这次入宫,她最大的目的便是想要找机会再看一看那个池子。她是在温泉水池中醒来的,这便意味着真正的庆阳郡主死在了那里。

痕迹学上说,凡有经过必会留下影踪。

故地重游,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呢!

她状似不经意地抬手指了指西北处的一座高塔:“樽儿,那是什么地方?”

樽儿的脸色顿时肃穆起来:“回郡主的话,那里是摘星台。”

“摘星台?”

樽儿的语气十分尊崇,甚至还带着几分敬畏:“嗯,摘星台是国师的居所,也是国师的法台。”

时景一愣:“国师?法台?”

直觉在她脑海中打出大大的两个字:神棍!

樽儿忙道:“自我大庆五百年前立国开始,国师和摘星台就在了。

听说前朝暴君不仁,以天下万民为刍狗,山河破碎,民不聊生。国师窥天相得天机,算准了太祖乃是救世之星,一路扶持太祖登基,洗天地气象,成就了我大庆盛世。

太祖临朝,封国师为摘星台之主,可万代相传,不受帝王管束。

人们常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但摘星台的主人却是国师呢!”

时景抿了抿唇:“这……”

听着怎么就那么不靠谱呢?

摘星台确实是国师的私产,可是却偏生座落在庆宫之中,当一块领地被别的领地四面八方地包围起来,这还算得上是自己的地盘吗?

不过只是帝王话术罢了。

樽儿见时景面上很是不以为然模样,连忙说道:“郡主可别不信!”

她四下张望一番,见左右无人,压低声音道:“说句大不韪的话,在我庆国,陛下是万民景仰的仁明之君,可世人对国师的敬畏却只有多没有少的。陛下是人王,而国师……却宛若神明。”

“神明?”

时景“噗哧”一笑:“啊,这可怎么办才好?我是无神论者呢!”

她忍不住用手拍了拍樽儿的肩膀:“好啦,不要那么紧张。我知道国师的存在或许是有他的必要,但统治阶级控制人心的手段而已,也不用太当真。”

历史书上学过的,什么“天降神迹”“生有异象”,不过就是一种造势罢了。

国师?神明?他能长生不老吗?

时景脑海中刚闪过这一句。

下一刻,樽儿就用奇怪的眼神望向她:“国师不老、不死,能观天象、断灾祸、定未来。若非国师庇佑,我庆国这五百年来,岂能逢灾必解、逢乱必清,逢战必胜?”

不老?不死?

真的?

时景的心“咯噔”一下又沉了。

完了,这鬼地方不仅穿越架空,还它咩的有仙侠?那她除了宫斗朝争外,是不是还得学着修仙啊?地狱模式。不!炼狱模式啊!

第1章 刺客

2021-10-14

第2章 庆宫

2021-10-14

第3章 美男

2021-10-14

第4章 樽儿

2021-10-14

第7章 白纸

2021-10-14

第8章 尚宫

2021-10-14

第9章 孝心

2021-10-14

第10章 威胁

2021-10-14

第11章 把柄

2021-10-14

第12章 皇后

2021-10-14

第13章 淑妃

2021-10-14

第14章 国师

2021-10-14

第15章 怪物

2021-10-14

第16章 庆帝

2021-10-14

书评(415)

我要评论
  • 的叹息&。春袅

    忽然走廊下的阴影里响起一声阴冷的叹息:“早料到你靠不住,我才不得不亲自来。春袅,你可太让我失望了。”

  • 惧,只&。

    春袅呆呆地望着平静无垠的池水,倒也没有很恐惧,只是觉得心中有一块地方被生生地挖掉了,空得很。

  • 了我们&”

    春袅十分挣扎:“听说郡主擅水,若她醒来发现了我们,该怎么办?”

  • ,假若&狗,那

    这也就意味着,假若她不与对方同流合污,彻底沦为那人的走狗,那也就只剩下死路一条了吧?

  • 心神。&。

    好在干惯了肮脏事,她也不至于这么没用,一受惊就丢了全服心神。深呼了一口气之后,宫女肉乎乎的手慢慢地伸到了郡主的鼻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