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景回长生殿时,太子萧佑与大公主申仪了到了。“表妹。”太子与传闻中像,性子柔和,颇具谦谦君子温润细腻如玉之感,就连说话的的声音也是柔软细腻澄澈的。与之相比较,申仪公主的态度则生涩多了,勉强点了个头,一迭声打招呼都轻蔑打。大公主不不喜欢她。时景只需几眼“表妹。”。...

时景回到长生殿时,太子萧佑与大公主申仪已经到了。

“表妹。”

太子与传闻中一样,性子温和,颇有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之感,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是柔软清澈的。

与之相比,申仪公主的态度则生硬多了,勉强点了个头,连声招呼都不屑打。

大公主不喜欢她。

时景只需要一眼就明白了这个事实。

当然,以从前庆阳郡主恣意妄为、任性霸道的性子,身上又带着许多桃色传闻,大公主不喜欢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这不重要。

她徐徐福身行了礼:“小景见过太子哥哥,见过申仪姐姐。”

申仪公主挑了挑眉,似是有些惊讶。

伸手不打笑脸人。

向来毫无规矩的庆阳都对她弯腰行了礼,就算心里再不乐意,母后面前,也总要挤出一两个字来应付一下。

“表妹看起来恢复得不错。”

太子闻言倒是关切起来:“表妹,你现下想起来点什么了吗?”

时景摇摇头:“对于提起的事,能依稀有些印象,但自己还想不起来什么。”

“不过没关系……”她嘴角露出笑意,“赵院判说这是好消息,说不定明日就能都记起来了。”

时皇后见他兄妹三人彼此客客气气地坐着,虽不亲昵,但总算不像往日一般一见了面就剑拔弩张,心里竟有几分宽慰。

她笑着摆了摆手:“你们几个且坐着,我去迎一下陛下。”

皇后一走,申仪公主便有些沉不住气。

她试探地问道:“表妹当真什么事都记不得了?”

一副不相信的模样。

时景的目光亮晶晶地望着她:“嗯,不记得了。这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我也犯不着以此为借口骗人。对吗?申仪姐姐。”

申仪公主冷笑一声,眼神里带着藏不住的不满:“表妹出事的前一日,在泰和殿无缘无故推了个小宫女下水,虽然小宫女吓了个不轻,但人也没事,又得了二百两的压惊,此事便算了小事化了了。”

她顿了顿:“我想着,表妹也犯不着为了这点事弄出个失忆症的毛病来。”

时景一脸迷茫:“还……还有这种事?”

这确实是她不知道的事。

都是落水,都在宫里,是巧合吗?

泰和殿是什么地方?庆阳郡主为什么要推一个小宫女下水?这事儿回头她得找樽儿问个清楚。

太子连忙打了个圆场:“好了,申仪,表妹那日也不是故意的,既然人没事,就不要再提了。”

他凑近妹妹,压低声音说道:“父皇要来了,若让他看见你在和表妹闹别扭,到时又要说你了。她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些许小事,让着她一点何妨?乖。”

申仪公主到底还是听了太子的话,她冷哼一声,然后便端起了手中的茶,再也不看时景一眼。

太子很是无奈,但申仪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脾气,若是强扭着她和表妹说和,她必定不肯。一旦闹将起来,让父皇见了,申仪讨不了好去。

申仪的年纪不小了,而北境的燕国正在请旨和亲……

他连忙笑着转移话题:“过几日南城聚贤楼有一个诗会,京都城的青年才俊多数都会去,我受了广平王世子的邀约,过去当个评判。若是表妹有闲,不如跟我一块去看看热闹?”

申仪公主闻言,不赞同地看了太子一眼:“太子哥哥,她又不懂作诗,这种文人雅士的聚会你带她去做什么?”

说起来,庆阳小小年纪如此胡作非为,一点规矩都不守,还不都是被父皇母后给宠坏的?

如今倒好,连太子哥哥也要来添砖加瓦,是嫌弃庆阳郡主的名声还不够难听对吗?

太子正想要解释,忽听门外传来一阵笑声:“太子和申仪,正在吵什么呢?”

庆国皇帝陛下到了。

三人连忙起身行礼:“见过父皇。”

“见过陛下。”

太子恭身说道:“儿臣想要带表妹去聚贤楼诗会看看热闹,申仪怕在场人多,又都是男子,冲撞了表妹不妥。儿臣便想,确实是我思虑不周了。”

陛下转头,笑呵呵地问时景:“小景想去吗?”

时景这才有机会看到庆帝的真面目。

四十岁上下,身材高大魁梧,长相只能算是普通,但通身帝王气度,那份自信与潇洒,与太子的谦恭相比,简直耀眼地让人睁不开眼。

明明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雷霆万钧,一身的肃杀之气,但面对她时,却是一张分外慈祥温柔的笑脸。

她长而卷翘的睫毛微微颤动,脆声道了句:“想去。”

陛下哈哈大笑起来:“小景想去,就去呗。在太子身边待着,朕就不相信哪个不长眼的敢冲撞了她?”

他回过头去,冲着申仪公主说道:“申仪,你也去。你们姐妹两个难得凑一块儿玩,趁着太子也在,一起好好热闹热闹。”

申仪公主的脸色一白,父皇这话,是在敲打她吧?

她就知道,只要庆阳在,父皇的心就偏得没边了。

但她也不敢不答应:“是。”

时皇后笑得风轻云淡,仿佛一点都看不懂这短短对话中的机锋。

她笑着说道:“人都齐了,就落座吧。今日家宴,我准备的都是你们爱吃的菜,来,尝尝味道!”

皇后娘娘亲自照看的家宴,味道自然是没话说的。

太子和申仪公主吃相秀气,一直端直着脊背,连夹菜都不敢弯腰,吃一口饭菜得咀嚼许久,有些过于文雅了。

但时景则全然不同。

倒也不是不想学着点,实在是逛了一圈肚子有些饿了,这满桌佳肴,若是像品茶一样吃,那得到什么时候才填得饱肚子?

她一早观察过了,发现陛下吃饭的动作没那套斯文劲,所以便就不装了,索性放开了去,大块夹菜,大口吃肉。

反正,按着大家说的,不管庆阳郡主做了什么荒唐事,陛下都是宽容的。陛下连她“强抢官员之子”这种事都能忍得,还会苛责她吃饭没规矩?

果然,陛下见她如此,反而笑得更开怀了。

“小景喜欢吃这红烧肉?等会儿回府的时候,将做这道菜的厨子给带走吧!”

时景有些受宠若惊了:“这……不好吧?”

有一说一,这红烧肉做得确实不错,以古代有限的调味料,能做出如此水平,这御厨有点本事的。

陛下哈哈大笑:“你这丫头,什么时候也学会和朕客气了?”

他望向皇后:“劳烦皇后安排一下,小景喜欢的,朕务必要让她满意。”

时皇后的脸上仍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表情:“是。”

第1章 刺客

2021-10-14

第2章 庆宫

2021-10-14

第3章 美男

2021-10-14

第4章 樽儿

2021-10-14

第7章 白纸

2021-10-14

第8章 尚宫

2021-10-14

第9章 孝心

2021-10-14

第10章 威胁

2021-10-14

第11章 把柄

2021-10-14

第12章 皇后

2021-10-14

第13章 淑妃

2021-10-14

第14章 国师

2021-10-14

第15章 怪物

2021-10-14

第16章 庆帝

2021-10-14

书评(120)

我要评论
  • 死,要&。”

    她的语气越来越冷,冷到可以冻着人的程度:“要么她死,要么你死。”

  • 时变了&被人暗

    春袅的脸色顿时变了三变,此刻她已经知道自己被人暗算了。

  • ?国运&儿的关

    她又不是庆国的皇亲国戚,在乎什么龙脉?国运也好,百姓也罢,又和她有半个子儿的关系?

  • 轻微的&随着池

    华阳池无波的水面忽然起了轻微的褶皱,随着池水的涌动,一具姣美的身躯从水波底下一跃而起,像是一头身姿优美的人鱼,浴水而生,曼妙不可方物。

  • 干脆利&息不见

    她手脚麻利地将庆阳郡主从麻袋里解开,干脆利落地一推:“噗通”一声,那具尊贵的身体便就落入了华阳池中,没过一会儿,便彻底消息不见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