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走了一路,众人也被瞎折腾了一路。虽然看在银子的份上严禁不忍耐这位脾气怪异的世子,虽然平时里没事儿的时候所有人都恨严禁有多远躲多远。幸好这位世子爷身子骨娇气得很,没多久就自己把自己给瞎折腾病了。这不?从今日就就躺马车里没出,自然而然也没时间瞎折腾人虽然看在银子的份上不得不忍受这位脾气古怪的世子,但是平日里没事的时候所有人都恨不得有多远躲多远。。...

这么走了一路,众人也被折腾了一路。

虽然看在银子的份上不得不忍受这位脾气古怪的世子,但是平日里没事的时候所有人都恨不得有多远躲多远。

好在这位世子爷身子骨娇贵得很,没多久就自己把自己给折腾病了。

这不?从昨日开始就躺马车里没出来,自然也没空折腾人了。众人顿时觉得天也

书评(256)

我要评论
  • 是不是&了?”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 没有人&宁大人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