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严见马车里的人也没说话的午餐便当这是李毓的意思,为免再次担搁行程便放了那一队商队的人离开了。车队要再次前进,高枫捂着手臂龇牙咧嘴笑地惹来了一个随从:“你来给世子爷车夫,我手伤了,这路难走怕出事。”那随从便替代了高枫的位置,高枫则去后面找大夫给自己车队要继续前行,高枫捂着手臂呲牙咧嘴地招来了一个随从:“你来给世子爷赶车,我手受伤了,这路难走怕出事。”。...

程严见马车里的人没有说话便当这是李毓的意思,为免继续耽搁行程便放了那一队商队的人离开。

车队要继续前行,高枫捂着手臂呲牙咧嘴地招来了一个随从:“你来给世子爷赶车,我手受伤了,这路难走怕出事。”

那随从便代替了高枫的位置,高枫则去后面找大夫给自己包扎伤口了。

等车队终

书评(291)

我要评论
  • 主闻言&又听到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 ……公&太重了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