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身影一闪而过,贺林晚再看过去的的时候人却了看不见了。“刚站在那里的人是谁?”贺林晚喊来引路的媳妇子问着。那媳妇子顺着贺林晚所指的方向看去,不解道:“贺姑娘,刚那里除了几个园子里的丫鬟,并也没旁人啊。”贺林晚仔细看了看,意外发现站在那里的的确仅有“刚刚站在那里的人是谁?”贺林晚叫来领路的婆子问道。。...

这身影一闪而过,贺林晚再看过去的时候人却已经不见了。

“刚刚站在那里的人是谁?”贺林晚叫来领路的婆子问道。

那婆子顺着贺林晚所指的方向看去,疑惑道:“贺姑娘,刚刚那里除了几个园子里的丫鬟,并没有旁人啊。”

贺林晚仔细看了看,发现站在那里的确实只有几个园子里的丫鬟,不

书评(367)

我要评论
  • &立即气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 宁大人&太重了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