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十七娘激烈的打斗之人显是的武功远倒不如她,但是两三个回合就被十七娘踹踹翻在地。这时候屋内的贺林晚突然对飞四先发制人,她一鞭子抽过去的,在飞四躲之时一个晃身出了房门。抬头一看庭院中那与十七娘缠斗之人正狼狈不堪地趴在地上,十七娘从袖袋里摸出一把匕首走到那人面前这时候屋内的贺林晚突然对飞四发难,她一鞭子抽过去,在飞四躲避之时一个闪身出了房门。。...

与十六娘打斗之人显见的武功远不如她,不过两三个回合就被十六娘一脚踹翻在地。

这时候屋内的贺林晚突然对飞四发难,她一鞭子抽过去,在飞四躲避之时一个闪身出了房门。

只见庭院中那与十六娘缠斗之人正狼狈地趴在地上,十六娘从袖袋里掏出一把匕首走到那人面前,正要将匕首从那人后心插入。

书评(343)

我要评论
  • 这几年&。”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 转头道&人在诋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