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林晚看很清楚来人急忙厉声:“都给我住手!”突袭的人闻言身体一顿,虽然那一刀但是也没收住力道直直劈了一直这样,李毓用一只手就稳稳地扔来了。突袭之人一击不中趁势扔了刀,接着一把将贺林晚扯着,自己挡在了李毓和贺林晚两人之间,小兽像的眸子恶狠狠地瞪着李毓。贺偷袭之人一击不中顺势扔了刀,然后一把将贺林晚扯开,自己挡在了李毓和贺林晚两人之间,小兽一样的眸子恶狠狠地瞪着李毓。。...

贺林晚看清楚来人连忙喝道:“住手!”

偷袭的人闻言身体一顿,但是那一刀还是没有收住力道直直劈了下去,李毓用一只手就稳稳接住了。

偷袭之人一击不中顺势扔了刀,然后一把将贺林晚扯开,自己挡在了李毓和贺林晚两人之间,小兽一样的眸子恶狠狠地瞪着李毓。

贺林晚叹了一口气,在小

书评(105)

我要评论
  • 青玉不&没有人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 &主闻言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