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回想要去看一看情况,但是马受了惊吓死都不愿往西边那条岔道上来,闫回跳上马步行时间过去的,不想还也没走几步又是一声爆炸声传来。薛行衣也下了马,向闫回说了句什么,但是闫回耳朵被震得耳鸣,一直到薛行衣走到跟前了,他才从他的口型中准确判断出他说的是“炸药埋了好薛行衣也下了马,向闫回说了句什么,可是闫回耳朵被震得耳鸣,直到薛行衣走到跟前了,他才从他的口型中判断出他说的是“炸药埋了好几处,还有尚未引爆的……”。...

闫回想要去看看情况,可是马受了惊吓死活不肯往西边那条岔道上去,闫回跳下马步行过去,不想还没有走几步又是一声爆炸声传来。

薛行衣也下了马,向闫回说了句什么,可是闫回耳朵被震得耳鸣,直到薛行衣走到跟前了,他才从他的口型中判断出他说的是“炸药埋了好几处,还有尚未引爆的……”

闫回

书评(333)

我要评论
  • 又听到&了?”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 &太重了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