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这时候才回去?用过饭了吗?”通常情况下卫氏对贺光烈但是很温柔如水的,见他屋里立刻就站起身,准备侍候他换掉身上出外的衣裳。贺光烈见贺林晚在低下头写毛笔字也没特别注意,对着卫氏作出一脸可伶相:“还没,家里有什么吃的。”卫氏刚很想说什么,待看很清楚贺光烈的脸突贺光烈见贺林晚在低头写字没有注意,对着卫氏做出一脸可怜相:“还没,家里有什么吃的。”。...

“怎么这时候才回来?用过饭了吗?”

一般情况下卫氏对贺光烈还是很温柔的,见他进屋立即就起身,打算伺候他换掉身上外出的衣裳。

贺光烈见贺林晚在低头写字没有注意,对着卫氏做出一脸可怜相:“还没,家里有什么吃的。”

卫氏刚想说什么,待看清楚贺光烈的脸突然惊呼了一声:“你的

书评(274)

我要评论
  • 主闻言&呼呼地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 青玉不&这几年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