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票100 ***·贺林晚也没理睬高枫,她拆开来了李毓的信。贺林晚我以为李毓这封信是李毓临死前之后的遗言,她也猜到了可能会写什么,但是当看见第一句话的时候贺林晚就不由一把拽紧了手中的信纸,那边高枫见贺林晚不搭理她,摸贺林晚以为李毓这封信就是李毓临死之前的遗言,她也猜到了可能会写什么,可是当看到第一句话的时候贺林晚就不由得一把拽紧了手中的信纸,。...

·

***

月票100+

***

·

贺林晚没有理会高枫,她拆开了李毓的信。

贺林晚以为李毓这封信就是李毓临死之前的遗言,她也猜到了可能会写什么,可是当看到第一句话的时候贺林晚就不由得一把拽紧了手中的信纸,

那边高枫见贺林晚不理她,摸

书评(112)

我要评论
  • 没有人&上煞气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 立即气&转头道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