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氏听完丫环的禀报登时哭笑不得,虽然她嘴角的笑意却暖得犹如四月春风。大夫迅速就来了,进屋的时候却被贺光烈拖进去的,害的一把年纪的老大夫一进去就喘得上气不接下气。老大夫见贺光烈这么急还我以为这里有患了急症的病人,最后获知是请他来诊喜脉的,且大夫很快就来了,进门的时候却是被贺光烈拖进来的,害的一把年纪的老大夫一进来就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卫氏听完丫鬟的禀报顿时哭笑不得,但是她嘴角的笑意却和暖得如同三月春风。

大夫很快就来了,进门的时候却是被贺光烈拖进来的,害的一把年纪的老大夫一进来就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老大夫见贺光烈这么急还以为这里有患了急症的病人,最后得知是请他来诊喜脉的,且这位贺大人的妻子孩子已经生了两

书评(379)

我要评论
  • 转头道&又听到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 没有人&太重了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