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事贺光烈和卫氏自然而然也没说京城那边的人,老太太还我以为秋香好端端在这里当贺光烈的侍妾。现在的春香提出要见秋香,春晓一时之间不明白该怎么回了。这时候贺林晚漫不经心地张口了,简单的直接把粗鲁:“秋香娶了我父亲的一员下属。”春香闻言脸色一变:“这怎么现在春香提出来要见秋香,春晓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了。。...

这些事贺光烈和卫氏自然没有告诉京城那边的人,老太太还以为秋香好端端在这里当贺光烈的侍妾。

现在春香提出来要见秋香,春晓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了。

这时候贺林晚漫不经心地开口了,简单直接粗暴:“秋香嫁给了我父亲的一员下属。”

春香闻言脸色一变:“这怎么行!秋香不是三爷的…

书评(412)

我要评论
  • ……公&上煞气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 立即气&转头道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