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宜晗身边的一个姑娘附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陈宜晗眼中闪现出一丝惊异,再看向贺林晚的时候脸上了再带了亲和力的微笑,站起身道:“竟贺姑娘?刚几眼看见了我都敢认了!”贺林晚笑着见礼:“许久看不见,陈姑娘。”站在陈宜晗身边的两位姑娘,一位是潘家站在陈宜晗身边的两位姑娘,一位是潘家四小姐潘文婧,一位是徐守备的女。...

陈宜晗身边的一个姑娘附在她耳边小声说了一句什么,陈宜晗眼中闪过一丝讶异,再看向贺林晚的时候脸上已经带上了亲和的微笑,起身道:“竟是贺姑娘?刚刚一眼看见我都不敢认了!”

贺林晚笑着见礼:“许久不见,陈姑娘。”

站在陈宜晗身边的两位姑娘,一位是潘家四小姐潘文婧,一位是徐守备的女

书评(469)

我要评论
  • 没有人&宁大人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 &了什么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