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林晚的马突然受了惊吓,立刻狂躁出来,差点儿将豪无准备好的贺林晚甩上马背。树下那几人看见了了,有一人立刻骑着马往这边跑来。贺林晚刚在立刻控制住身形,谭轻鸢又是一鞭子甩了回来,这一次却是冲着贺林早来的,贺林晚身体往前倒,背部贴紧马背避过了这一鞭。“好!”树下那几人看见了,有一人立即骑马往这边跑来。。...

贺林晚的马突然受惊,立即暴躁起来,差点将毫无准备的贺林晚甩下马背。

树下那几人看见了,有一人立即骑马往这边跑来。

贺林晚刚刚在马上稳住身形,谭轻鸢又是一鞭子甩了过来,这一次却是冲着贺林晚来的,贺林晚身体往后倒,背部紧贴马背躲过了这一鞭。

“好!”谭轻鸢叫了一声好手却

书评(105)

我要评论
  • 又听到&了?”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 大人身&。”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