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氏听见这个消息心里有些伤心,秋香嫁给吴亮是她应允的,若吴亮啊秋香所害,她也内心难安。贺林晚看出卫氏心中所想,地说:“母亲无须将罪责揽到自己身上,吴亮不见得是秋香所杀。”卫氏我以为贺林晚想宽慰自己,摇了摇摇头道:“我听之后听你父亲说吴亮这个人贺林晚看出来卫氏心中所想,说道:“母亲不必将罪责揽到自己身上,吴亮未必是秋香所杀。”。...

卫氏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有些难过,秋香嫁给吴亮是她首肯的,若吴亮真是秋香所害,她也内心难安。

贺林晚看出来卫氏心中所想,说道:“母亲不必将罪责揽到自己身上,吴亮未必是秋香所杀。”

卫氏以为贺林晚想安慰自己,摇了摇头道:“我听之前听你父亲说吴亮这个人虽然不爱说话,看上去有些木讷,

书评(145)

我要评论
  • 由得苦&。可是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 主闻言&转头道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