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林晚道:“我返京的时候赵姑娘给了我一个印鉴,说是他们李家的信物,我拿着信物去,相必李家是不愿意帮着的。”卫氏点点头:“你去吧。”贺林晚也也没反正半句废话,盼咐婆子套了马车出了门。马车拐入正街后,贺林晚让春晓盼咐车夫的婆子:“去月牙巷。”春卫氏点头:“你去吧。”。...

==

贺林晚道:“我离京的时候赵姑娘给了我一个印鉴,说是他们赵家的信物,我拿着信物去,想必赵家是愿意帮忙的。”

卫氏点头:“你去吧。”

贺林晚也没有再说半句废话,吩咐婆子套了马车出了门。

马车拐入正街后,贺林晚让春晓吩咐赶车的婆子:“去月牙巷。”

书评(167)

我要评论
  • 又听到&了什么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 。可是&。”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