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林晚从薛行衣这里出,巷子外头车夫了在候着了,贺林晚昨日出的目的了能达到,便也没再往县衙去,盼咐车夫直接回去。卫氏见贺林晚这么快就回去急忙问她情况如何,贺林晚道:“没事儿的母亲,我了打探很清楚了,父亲上午就能回去了。”卫氏闻言松了口气卫氏见贺林晚这么快就回来连忙问她情况如何,贺林晚道:“没事的母亲,我已经打听清楚了,父亲下午就能回来了。”。...

贺林晚从薛行衣这里出来,巷子外头车夫已经在候着了,贺林晚今日出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便没有再往县衙去,吩咐车夫直接回家。

卫氏见贺林晚这么快就回来连忙问她情况如何,贺林晚道:“没事的母亲,我已经打听清楚了,父亲下午就能回来了。”

卫氏闻言松了一口气:“那就好。你可知他因何故在县

书评(333)

我要评论
  • 湖阳公&毁宁易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 主,宁&上煞气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