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怎么猜到的?”心有余悸完了的贺光烈望着贺林晚有些匪夷所思,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贺林晚倘若再说,贺光烈这么个粗人是寻思一辈子都寻思不明白了,到时候怕是被人坑得连骨头都不剩了。贺林晚道:“所以死的人的吴亮。”“吴亮怎么了?”贺光烈不耻下问。“他贺林晚道:“因为死的人的吴亮。”。...

“你是怎么猜到的?”

后怕完了的贺光烈看着贺林晚有些匪夷所思,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贺林晚若是不说,贺光烈这么个粗人就是琢磨一辈子都琢磨不明白,到时候怕是被人坑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贺林晚道:“因为死的人的吴亮。”

“吴亮怎么了?”贺光烈不耻下问。

“他是你是下属

书评(297)

我要评论
  • 呼呼地&是不是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 宁大人&宁大人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