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春晓如何哭天抢地,最后但是很听话地把那一对琉璃灯从库房弄了出,还也没惊扰卫氏。贺林晚公开表扬了她一番,不想春晓却也没像平时一样洋洋得意,反倒肃容道:“姑娘,这灯能拿出奴婢是扯了您这张虎皮的,倘若也没您的命令,守库房的那两个嬷嬷是不可能会给奴贺林晚表扬了她一番,不想春晓却没有像平常一样洋洋得意,反而正色道:“姑娘,这灯能拿出来奴婢是扯了您这张虎皮的,若是没有您的命令,守库房的那两个嬷嬷是不可能给奴婢这个脸面。所以还请您明白,单凭奴婢自己。...

不管春晓如何哭天抢地,最后还是听话地把那一对琉璃灯从库房弄了出来,还没有惊动卫氏。

贺林晚表扬了她一番,不想春晓却没有像平常一样洋洋得意,反而正色道:“姑娘,这灯能拿出来奴婢是扯了您这张虎皮的,若是没有您的命令,守库房的那两个嬷嬷是不可能给奴婢这个脸面。所以还请您明白,单凭奴婢自己

书评(313)

我要评论
  • 湖阳公&主闻言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 ……公&上煞气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