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林晚看了几眼陈宜晗的手,虽然看上来有些悲惨,虽然也而已掉了两片指甲而已,走路时所以但是也没问题的,便放了心。她可不想叫人来把陈宜晗抬回家去,那样她的罪过可就大了。“陈姑娘这么长的指甲,虽然扇人的时候挺痛痛快快,但一但失足了,来这么一下多疼?”贺林“陈姑娘这么长的指甲,虽然扇人的时候挺痛快,但一旦失手了,来这么一下多疼?”贺林晚淡声道。。...

贺林晚看了一眼陈宜晗的手,虽然看上去有些凄惨,但是也只是掉了两片指甲而已,走路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便放了心。她可不想叫人来把陈宜晗抬回去,那样她的罪过可就大了。

“陈姑娘这么长的指甲,虽然扇人的时候挺痛快,但一旦失手了,来这么一下多疼?”贺林晚淡声道。

陈宜晗握住自己受伤的

书评(266)

我要评论
  • &敢诋毁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 又听到&了?”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