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更***·新走马上任的督抚陈闳本来正与自己的两位幕僚议事,门房却突然来报说薛县令派人来来了。一位幕僚道:“薛行衣?他与大人一向无什么私交,昨日怎么会派人来来找大人?”另一位幕僚道:“薛行衣虽然与大人无私交,虽然薛行衣一位幕僚道:“薛行衣?他与大人向来无什么私交,今日怎么会派人来找大人?”。...

·

***

加更

***

·

新上任的督抚陈闳原本正在与自己的两位幕僚议事,门房却突然来报说薛县令派人来了。

一位幕僚道:“薛行衣?他与大人向来无什么私交,今日怎么会派人来找大人?”

另一位幕僚道:“薛行衣虽然与大人无私交,但是薛行衣

书评(446)

我要评论
  • 湖阳公&:“你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 &宁大人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