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氏宽慰道:“别怕,你父亲说了你与五皇子的婚约也不是五皇子想怎样就怎样的!你安心是。”陈宜晗从丁氏怀中抬起头:“真的?”丁氏颌首:“真的,这是你父亲亲口承认说的。”获知前途除了保障,陈宜晗心下稍安,哭声稍缓。过了片刻,她再张口说话的的时候语气中带着陈宜晗从丁氏怀中抬头:“真的?”。...

丁氏安慰道:“别怕,你父亲说了你与五皇子的婚约不是五皇子想怎样就怎样的!你安心就是。”

陈宜晗从丁氏怀中抬头:“真的?”

丁氏颔首:“真的,这是你父亲亲口说的。”

得知前途还有保障,陈宜晗心下稍安,哭声稍缓。

过了片刻,她再开口说话的时候语气中带着刻骨的恨意

书评(318)

我要评论
  • 。可是&这几年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 &了?”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