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更***`“哦?那来给我这个效命的人先说很清楚!要不然可别怪我撂担子!”贺光烈坐直了身子,一翘了二郎腿,睨了贺林晚几眼。贺林晚给贺光烈递了一碗茶,陪笑道:“父亲别急,昨日本是想与父亲说很清楚的。”贺贺林晚给贺光烈递了一碗茶,赔笑道:“父亲别急,今日本也是想要与父亲说清楚的。”。...

·

`

***

加更

***

`

“哦?那来给我这个卖命的人说说清楚!不然可别怪我撂挑子!”贺光烈坐直了身子,翘起了二郎腿,斜睨了贺林晚一眼。

贺林晚给贺光烈递了一碗茶,赔笑道:“父亲别急,今日本也是想要与父亲说清楚的。”

书评(455)

我要评论
  • 由得苦&宁大人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 又听到&人在诋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