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走在贺林晚身后的谭轻鸢也看见了寺门前的人,立刻大声地叫道:“哥哥!哥哥!等等我!诶,快,快放我下去!”普华寺门前,李毓右边的黑衣男子无可奈何地对着李毓说了一句什么,那一行三人此外停下来了脚步。谭轻鸢等不及了婆子放下自己软轿,直接从轿子上爬起来而下,越谭轻鸢等不及婆子放下软轿,直接从轿子上翻身而下,越过贺林晚诸人,直接朝地门口跑去。...

这时候走在贺林晚身后的谭轻鸢也看到了寺门前的人,立即高声叫道:“哥哥!哥哥!等等我!诶,快,快放我下来!”

普华寺门前,李毓右边的黑衣男子无奈地对着李毓说了一句什么,那一行三人同时停下了脚步。

谭轻鸢等不及婆子放下软轿,直接从轿子上翻身而下,越过贺林晚诸人,直接朝地门口跑去

书评(467)

我要评论
  • 大人身&。”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 主闻言&毁宁易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