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淳和氏璧 )***·贺林晚道:“么昨日来的人,除了徐姑娘以外就也没其要求姻缘的?”徐冈山讽刺地一笑:“毕竟有啊,虽然别的姑娘干脆怕走进去目的太明确的了惹人笑话,干脆是所求甚多,姻缘而已附加的而已。”贺林晚想了贺林晚想了。...

·

***

(米淳和氏璧+)

***

·

贺林晚道:“难道今日来的人,除了徐姑娘以外就没有要求姻缘的?”

徐爱媛嘲讽地一笑:“当然有啊,但是别的姑娘要么怕走进来目的太明确了惹人笑话,要么就是所求甚多,姻缘只是附带的而已。”

贺林晚想了

书评(343)

我要评论
  • 转头道&了?”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 ……公&上煞气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