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林晚面向高着佛像,也没后转身,虽然投射技术在地上,又全部覆盖到她的影子上的身影但是给了她被压迫感。为了缓减这种不适感,贺林晚轻声道:“你都听到了?”“听到了。”“你有什么想法?”身后之人越走越近,贺林晚会觉得这个声音像是是贴紧着自己耳畔响了的通常:“我在想为了缓解这种不适,贺林晚低声道:“你都听见了?”。...

贺林晚面向着佛像,没有转身,但是投射在地上,又覆盖到她的影子上的身影还是给了她压迫感。

为了缓解这种不适,贺林晚低声道:“你都听见了?”

“听见了。”

“你有什么想法?”

身后之人越走越近,贺林晚觉得这个声音好像是紧贴着自己耳畔响起的一般:“我在想……你不求

书评(230)

我要评论
  • 湖阳公&毁宁易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 敢诋毁&太重了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