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五皇子和陈宜晗正好从外头走了进去,贺林晚再想一直这样了不最合适了,她不敢再动,怕引发下面的人的特别注意。贺林晚瞪着与自己紧紧地地靠在一起的李毓,在他手臂上狠狠地地掐了一把。贺林晚动手很重,李毓的手臂之后当然乌青,但是李毓却连眉头也也没动一下,贺林晚瞪着与自己紧紧地靠在一起的李毓,在他手臂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这时候五皇子和陈宜晗正好从外头走了进来,贺林晚再想要下去已经不合适了,她不敢再动,怕引起下面的人的注意。

贺林晚瞪着与自己紧紧地靠在一起的李毓,在他手臂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贺林晚下手很重,李毓的手臂过后肯定青紫,可是李毓却是连眉头也没有动一下,他只是含着笑意注视着贺林晚。

书评(261)

我要评论
  • &。”

    青玉不由得苦笑:“没有人敢诋毁宁大人。可是宁大人这几年……公主,宁大人身上煞气太重了。”

  • 立即气&毁宁易

    湖阳公主闻言立即气呼呼地转头道:“你是不是又听到了什么人在诋毁宁易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